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再考华佗年寿
[ 2010-9-29 11:10:00 | By: sxjs ]
 

 

 

华佗是东汉末年的著名医学家,发明了麻沸散,创编了五禽戏,为我国中医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一生不求名利,一心为民,无论贫富贵贱,皆悉心救治,可谓品德高尚,日月可鉴;千百年来,一直为后人所敬仰、怀念,被人们誉为“神医”、“苍生大医”。然而近年来,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无视历史,胡乱引经据典,公然撰文妄言华佗的年龄,并进而否定华佗的品德,这不仅是对华佗的侮辱,更是对历史的不公。

华佗的高龄几何?这一点在陈寿的《三国志·华佗传》里记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为何还要质疑呢?以个人观点,他们除了个别动机不纯、无事生非外,大多是理解单一、断章取义,没有进行综合、详细的考察、研究,才得出了错误的结论。所以,很有必要在这里予以澄清。

一、“举孝廉”之说。这是众多学者来断定华佗的年龄主要依据,理由是沛相陈珪举华佗为孝廉,当时孝廉的年龄要求在四十岁以上,便由此推断华佗当时为四十岁。这有没有道理呢?我们首先来看看孝廉的年龄要求到底是多少?据《后汉书·顺帝纪》记载,汉顺帝于阳嘉元年(132)十一月诏:“初令郡国举孝廉,限年四十以上。诸生能章句,文吏能笺奏,乃得应选。其有茂才异行,若颜渊、子奇,不拘年齿。从这一规定来看,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举孝廉的年龄要求并非是四十整,而是四十以上;至于这个“以上”是“上”到五十,还是“上”到六十、七十,就不得而知了。第二个问题是“限年四十以上”并非死杠子,是留有余地的。对于一般人来说,很可能要受到四十岁以上的限制,而对于有“茂才异行”者则法外开恩,不受此限制。另外,当时社会混乱,外戚、宦官斗争激烈,东汉政权在两者之间频繁交替。当权者在推举孝廉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受到派系、宗族等势力的影响,“更相滥举”,买官卖官现象十分严重,以至于“举秀才,不知书;察孝,父别居。”举孝廉制度已经名存实亡,年龄、茂才的规定更是无法落实。当然,华佗作为士人,地位低下,又没有依附任何权贵、派系,自然受这一规定的约束。但仅凭这一点,无法足以断定华佗被举孝廉时就一定是四十岁,假如华佗是在这个“以上”的范围里呢?

其次,陈珪举荐华佗是在何时举荐的呢?有专家考证,陈珪做沛相是在初平三年(192年)—建安二年(197年)间,是在此期间举荐华佗为孝廉的。是不是这样的呢?初平三年(192年)—建安二年(197年),正是东汉王朝最为混乱的时候,先是董卓把汉室迁都长安,遭王允、黄琬诛杀;接着董卓部将李傕、郭汜又攻占长安,杀了王允、黄琬。此后,东汉王朝一直是四处流亡、逃命,成立一个空架子,别说号令四方、举孝廉了,就连自己的小命也朝不保夕,直到建安元年(196年)八月迁都许,才算安定下来。在此期间,各地军阀只顾得你争我夺,相互残杀,谁还有心举孝廉?又举往何处呢?因此,陈珪绝不是在初平三年(192年)—建安二年(197年)期间举华佗为孝廉的,肯定是早于初平三年(192年)。

由此可见,从“举孝廉”一说来断定华佗的年龄是太有点机械了,得出的结论必然是错误的。

二、“黄琬辟”之说。他们的理由是黄琬任太尉是在汉献帝中平六年(189年)十二月,被免是在初平元年(190年)二月,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辟华佗”应该在这段时间,遂根据举孝廉为四十的要求,推断华佗这时应为四十五岁,并由此上溯四十五年,进而推断华佗生于一四五年。他们还对华佗“百岁”说提出了反驳,说如按华佗百岁算,华佗在黄琬辟时已七、八十了;这么大了还能当官,岂不成了笑话。其实,这和“举孝廉”之说一样,都是生搬硬套,不结合当时的情况具体分析,就过于草率地下了结论,真是“成了笑话”。

顺帝为什么下诏把举孝廉的年龄限制在四十以上?是因为孔子说过“四十不惑”,意思是一个人到了四十岁,才有独立的判断,不会受其他因素的干扰而迷惑。于是,顺帝就认为举孝廉年龄越大越好,越能举荐出 “茂才” 来,便根据大臣左雄的建议,把举孝廉的年龄限制在四十以上。举孝廉如此,选拔官员也是如此。据《后汉书·顺帝纪》记载:阳嘉二年,除京师耆儒年六十以上四十八人补郎、舍人及诸王国郎。”《后汉书·质帝纪》记载:“本初元年四月,令郡国举明经,年五十以上、七十以下诣太学。《后汉书·孝灵帝纪》记载:“试太学生年六十以上百余人,除郎中、太子舍人,至王家郎、郡国文学吏。”这些都说明东汉末年选拔官员是侧重于高龄人才的。既然如此,华佗为什么就不能在七、八十岁时被辟?

再说,黄琬任太尉时,正赶上奸臣董卓当道。为了兴复汉室,他与王允一道,积极召集天下人才,委以官职,好与董卓抗衡,于是“辟华佗”。试想,黄琬这时候选拔官员只要有才、能为己用就可以了,哪还会挑三拣四、考虑什么资历、年龄?华佗尽管年事已高,可作为一名拥有“起死回生”之术的医人,当属稀有人才,黄琬自然会把他纳入其集团之中。也正因为此,曹操才“召佗”,“使佗专视”。俗话说,医生越老越值钱。我们看中医,不也是想找个老医生看吗?

因此,从“黄琬辟”来断定华佗的年龄为四十五岁也是不科学的。

三、“半百”之说。这是以沈寿老先生为代表的观点,他认为“年且百岁”里的“百岁”出自于《黄帝内经》,是虚指而非实数,实际上只是“半百”,也就是五、六十岁。我们来看看《黄帝内经》是怎么说的。《黄帝内经》在一开篇就说:“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这句话的意思是,皇帝向岐伯问道:“我听说上古时代的人,都能够年过百岁而还没有衰老的现象;但现在的人,年龄到了五十岁动作就显得衰老了,这是因为时代环境不同呢,还是人们失去了养生之法的缘故呢?”可以看出,《黄帝内经》里的“百岁”就是一百岁,是实指而非虚指。那么,沈寿老先生为什么说“虚指而非实数”呢?这里,沈老先生犯了一个断章取义的大错误,他只看这段话的上半句,而不看下半句,便想当然认为“百岁”是“半百”。如果按照沈老先生的这种解释,下半句里的“半百”该当作多少呢?在《三国志·华佗传》里,不仅记载有华佗“年且百岁”,而且记载有吴普“年九十余”、樊阿“寿百余岁”。如果华佗的“百岁”是虚指,那吴普“年九十余”、樊阿“寿百余岁”又当何论?况且,该传记载数目的地方有三十多处,均为实指。陈寿作为史学家,怎可能单单把华佗的“百岁”当做概数呢?

可见,“半百”之说也是站不住脚的。

 

四、史传夸大说。个别学者认为,陈寿在撰写《三国志·华佗传》时,有听传闻兼有夸张溢美之意。陈寿有没有夸大呢?

陈寿生于公元233年,曾做过蜀国的东观秘书郎。这说明陈寿出生时距华佗被害不过二十多年,仍有见过华佗的“时人”在世;华佗的徒弟吴普等还都在世,对他们的生活经历应该比较熟悉;而且陈寿作为史官,“有良史之才”之称,“下笔严谨”,“事多审证”,道听途说或者缺乏证据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写入史书中去的。由此可见,他对华佗“年且百岁,貌有壮容”的记载绝非妄言,也绝非夸张溢美。

从《后汉书》里的记载来看,顺帝曾在阳嘉元年下诏:赐民年八十以上米,人一斛,肉二十斤,酒五斗;九十以上加赐帛,人二匹,絮三斤。桓帝曾在建和二年诏令:“年八十以上赐米、酒、肉,九十以上加帛二匹,绵三斤。”这说明,当时八、九十岁以上的老人是有的,华佗也是这一时代的人,同样可以活到九十以上的高龄。

另从《三国志·华佗传》记载的情况来分析,华佗“年且百岁,而貌有壮荣”,完全是事实。第一、华佗是著名的医生,懂得防病治病,保持自己的身体健康、延年益寿并非难事。第二、华佗“晓养性之术”,创编了五禽戏。他的徒弟吴普“施行之,年九十余,耳目聪明,齿牙完坚”;华佗作为五禽戏的发明创造者,自然身体力行,经常练习五禽戏,怎么就不能像吴普那样健康长寿呢?第三、华佗发明了漆叶青粘散,其弟子樊阿按华佗的吩咐,常服漆叶青粘散,“寿百余岁”。结合华佗的品行,他肯定是服了漆叶青粘散后,感到效果明显,才让樊阿服用的。樊阿能“寿百余岁”,华佗咋就不能“年且百岁”呢?

综上所述,这些质疑、歪曲华佗年寿的观点都是经不起考究推敲的,华佗年且百岁是不容置疑的,至于具体为多少,应以约九十七岁为妥;其生卒年月根据《三国志》的记载来看,曹冲卒于二零八年,华佗应在此前去世,当卒于二零七年左右;由此上溯九十七年,华佗约生于一一零年,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准确和科学的说法。如果硬要把华佗的生卒定死于某年,那只能是瞎猜。试想,就连当时的史学家陈寿都没有考察清楚,一千八百年后的人们在没有新的史料佐证的情况下,又怎能考察准确呢?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