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大姐,快救我!
[ 2013-6-5 15:34:00 | By: yvzhouchangwan ]
 

小时候,我住在熟皮坑姥姥家里。那时我舅舅也很小,正在上小学。舅舅小时候很淘,总少不了挨打。舅舅一挨打,就在屋里喊:“俺大姐,快来救我!”让我妈去救他。一次,我不知犯了什么错,姥姥声色俱厉地要打我。我在屋里也学着舅舅,大喊:“俺大姐,快来救我!”把家里人都逗笑了,我还傻楞楞地,不知是怎么回事。从此,家里人给我起个外号,叫:大傻吊。一次,对门张家吃西瓜,我站在自家门口看。姥姥从外面回来,看了很不舒服,就大声说:“走,小山子,姥姥领你上街去。”一会儿,我们到北门口就抱回一个大西瓜。姥姥故意大声说:“这西瓜真甜。小山子,多吃点,可劲吃。这红沙瓤比黄瓤的甜多了。”而对门张家吃的是黄瓤的。姥姥的行动,让张家很难堪。要是别人家的孩子欺负了我,姥姥就拉着我的手,跑到人家门口,大吵大闹。为了我,她能去跟人家拼命。姥姥确实很疼我。那时,我和姥姥睡在南屋里。姥爷睡在外屋里小床上,我和姥姥睡在里屋里大床上。姥姥搂着我,冬天,大雪封门,天很冷,懒得起来,就可劲睡。床头的小木盒子里,姥姥放的有麻叶子,一点一点地摄着吃。那时的麻叶子都是纯香油炸的,真是好吃。我小时候爱吃糖,那时没钱买糖果。我说:“姥,我要吃糖。”姥姥就从糖罐子里摄出一个糖圪垯来,让我张开嘴,放在我嘴里。所以我的牙也不好,吃不动东西,但还是想吃。一听到外面喊:“麻花子,焦里——”我就闹着说:“姥,我要吃麻花。”姥姥买来麻花,把我拦在怀里,嚼碎了,对着嘴,喂我吃。我看着姥姥一动一动的嘴,就像一只等着喂食的小小鸟。

后来,姥去世了,我哭了几天几夜,眼泪也哭干了,喉咙也哭哑了。去给姥姥圆坟的那天,正说去,我突然肚子疼得不能走,就没有去。他们走后,却又一点也不疼了。那天他们在回来的路上下了大雨,一个个都淋得像落汤鸡。他们都说,这一定是姥姥显灵了,怕淋着我,没让我去。

后来我就回到街上,和父母住在一起了。夏天很热,屋里闷得不能睡,大家都把床、木板搬出来,睡在街道两旁自家门口。那年夏天,我正在门口的木板上睡觉,妈妈和邻居有一嗒无一嗒地说着闲话。突然就听到我哭了起来。妈问:“正好好地睡着,哭啥来?”

“我想俺姥。”我说

“又做梦了吧?”妈问。

“可能是他姥又想这孩了,给他托梦呢。”邻居说。

那时,我姥已经去世好多年了。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