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失恋的黄狗(戈壁见闻录之七)
[ 2014-7-20 12:57:00 | By: yvzhouchangwan ]
 

猫儿上房不下来了。人们的生活也少了点乐趣。这时又有人从内地抱回了两只小狗。一只黑狗,是母的,我们叫它“阿黑”,一只黄狗,是公的,我们叫它“小黄”。阿黑的毛长得特好,像绸缎,又黑又亮。小黄的毛长得一般。两只狗就放在炊事班,让喂猪的炊事员养着。小狗很可爱,每天吃饱了就在一起打闹。你抓我一下,我咬你一下的闹着玩,像一对两小无猜的孩子。

吃过晚饭的时间,人们不再去猪圈看猪玩,而是来看狗。因为看狗比看猪更有趣些。

小狗和中队里的战士都混得很熟。夜里站岗时,两只小狗也跟在哨兵后面,屁颠屁颠地去站岗。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夜里一个人站岗,心里还真有点害怕。深夜,当上一班岗喊起熟睡的我,当我背着半自动步枪走出营房时,恐惧攫住了我的心。现在有两只小狗跟着,也为自己壮了胆,也少了几分寂寞。

秋天,我们去打沙枣,也把小狗带去。我们在河边,有水坑的地方,在一个小树林里,砍了几棵小树,搭起了帐蓬。炊事员在树荫下支上了锅。炊事员和小狗留在家里,我们早早地就出去打沙枣。有一次,吃午饭时,来了一个陌生人,我们给了他点吃的东西。他看见两只狗,心里有点怕,就问:“这狗咬人吗?”我脱口而出,说:“不咬,这狗老实得很。”副指导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怎么不咬?白天好点,夜里咬得厉害,特别是见了生人。你离它远点。”

那人走后,副指导员说:“要提高革命的警惕性。我们远离营区,在这荒郊野外,要是来了坏人怎么办?不要再说狗不咬人!”

我吓得伸了伸舌头,应道:“不说了,不说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夜里睡醒着点。我们出来就带两把枪,我睡在最外面,把手枪放好,你睡在最里面,把冲锋枪放好。”

我说:“知道。”

两只狗长大了。阿黑能吃,长得特别肥,小黄光吃不上膘。一天,司务长看了这两只狗,说:“干嘛要喂两只狗?有一只就行了。杀一只吧,黑狗肥,就杀它了。”

黑狗被杀掉了。再一看黄狗,不见了。小黄吓跑了。一连好几天不见它的踪影。一天夜里我站岗,听到狗叫,走过去一看,是我们的黄狗。我忙叫:“小黄,小黄,快回来。”黄狗站在营区的铁丝网外面,不敢进来。我向前走几步,它就后退几步。一会儿,就又跑了。一连几天,它都是在深夜站在铁丝网外面,发出凄惨的叫声,打破了戈壁滩固有的寂静。这叫声,让人心酸,让人心碎。这叫声,像是对阿黑的思念,又像是对司务长的控诉。是的,它怎么也不会忘记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的阿黑妹妹。

几天后,戈壁滩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黄狗走了,永远地走了!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