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遭遇诈骗
[ 2017-3-3 8:35:00 | By: yvzhouchangwan ]
 

    这还是几年前的事。那时人们对电信诈骗还不是太了解。
    那年也是初春,天气还有点凉。展老汉一人在家。老伴到儿子那儿住几天还没有回来。吃过午饭,老汉闲着没事,就想睡床上迷乎一会儿。他盖上被子,刚想入睡,就听到电话钤响。
    他披上棉袄,拿起电话。对方说是电信局的。老汉想起昨天自己的电脑宽带不通,上不了网,就问:“你们怎么把我的宽带掐掉了?”
    “你欠费了。”
    “我前几天刚缴的,不欠。”
    “你有几部电话?”
    “一部。”
    “你还有一部电话没缴费。”
    “你可以来我家看看,就只有一部电话。”
    “你的另一部电话在云南省**县。”
    “我没有到那儿去过,更不会在那儿装电话。”
    “是用你的身份证号办的,已经欠2000多元了。”
    “怎么可能?”
    “也许是你的身份证复印件被别人盗用了。要不,你报案吧。我给你接通**县公安局。”
    一会儿,他说:“接通了,你给公安局说吧。”
    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我是云南省**县公安局。你若不信,可以通过114查询这个号码。”
    “我信,我信。”展老汉一点也不怀疑。
    对方又说:“请如实提供报案人的信息,这里有电话录音。姓名?”
    “展开来。”
    对方又问了身份证号码、住址等信息。
    还没来得及说电话欠费的事,就传来了对方非常严厉的声音:“展开来,你这个身份证有问题。你牵涉到一件中央督办的大案。中央专案组正在这里查一个贩毒大案。他们的赃款有一大部分都存在你的账户上。”
    展老汉吓得几乎昏了过去。拿电话的手抖得很厉害,对方已经听到他急骤的呼吸声。一般的老百姓最怕自己与案子扯上关系,对公安人员有一种本能的敬畏感。
    展老汉不停地说:“不可能,不可能。我退休在家多年,什么事也没做过,也很少出去。我就只有一个工资本,没有银行卡,也没有别的账户,你们可以查。”
    对方突然又很神秘地问:“现在你家里有没有其他人,你要关好门,不要让家里人进来,也不要让邻居来串门,这样会影响办案。”
    “没有,没有。我家就我一个人,平时也没人到我家来。”
    “这就好,这就好。”对方感到轻松了许多,又接着说:“你的账户要冻结半年,查清后才能解冻。”
    展老汉急切地说:“那不行,我就这一点退休工资,我还得吃饭呢。”
    对方又说:“正好,中央专案组的在这儿,你向他反映一下你的情况,看能不能先查你的问题,查清后就能解冻了。”
    展老汉说过后,话筒里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展开来,在未查清问题前,你就是犯罪嫌疑人。你一定要好好配合公安调查。现在你要把你所有的钱都转到一个公共账户上,等查清问题,再如数返还给你。你工资本上有多少钱?”
    “两万三。”
    “家里还有多少现金?”
    “那我得看一看。”展老汉打开橱子,数了好一会儿,又拿起电话说:“家里还有两千一百五。我能不能留一百五作生活用?”
    对方笑着说:“你就把钱都转来吧,不要留了,反正过两天又都还给你了。”
    “好吧,怎么转?”
    “在自动取款机上。”
    “ 我不会用,我都是让银行工作人员给办。”
    “那不行,走漏风声会影响办案。你的手机号是多少?”
    “***”
    “怎么打不通?”
    “噢!我很长时间没用过,已经欠费了。要不,我先去缴费,回来再联系。”
    “缴费的地方远不远?”
    “也不太远,来回也就半个多钟头的时间。”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用了,现在已经通了。我打你的电话,你接听一下。”
    手机接通了。对方说:“你一直这样保持着通话状态,不要关机。到银行自动取款机前,我教你怎么存。存款时,别人与你说话,你千万不要理他。好了,你赶快去吧。”
    展老汉把工资本和钱用小手帕包好了,放在内衣的口袋里,又用手摸了摸,鼓鼓的,这才放心地锁了门,骑着自行车向附近的一个银行储蓄所走去。走过一座小桥,一股冷风吹来,他的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他总感到有点不太对劲。他想,反正我什么都没做,公安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我干嘛要把钱转给他们。让他们慢慢查吧。于是,他横下心来,调转车头,关掉手机,又回家了。
    到家里,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展开来你怎么回事,又回来了?你现在可是犯罪嫌疑人,你要老老实实配合公安。不然,会加重你的罪名。我知道,你可能是冤枉的,你只要按我们说的办,就可以很快洗清你的罪名,还你一个清白。你的钱也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你。赶快打开手机去银行吧。”
   “我不去。反正我什么都没做,你们想怎么查就怎么查,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总不能冤枉好人吧。”说着就把电话挂断了。
   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展开来,你就是一个罪犯。你不愿配合公安,后果自负。马上我给你们市公安局打电话,先把你抓起来。”
   电话挂断了。屋里死一样寂静,掉根针都能听到。展老汉心里很纠结,很烦恼,也很害怕。恐惧攫取了他的心。他忐忑不安地坐了一个下午。天黑了,也无心去做晚饭。他和衣躺在床上,一夜没有入睡。好像一直有警车的警铃在响。
   就这样一直过了一两天,什么动静也没有,他的心情慢慢才平静下来。直到有一天看电视时,看到电视节目中介绍电信诈骗的经过时,竟然和自己遇到的非常相似,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遭遇了电信诈骗。
   可是,自己的手机上分明是有人给缴上了100元话费。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