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幽会八大处
[ 2010-1-27 9:12:00 | By: leexinx ]
 

倏忽间,来到这首善之区堪堪一年。在这一年里,耳熟能详的旅游景点几乎游玩殆尽,兴尽人归后心中有惊喜非常也有平淡寡然,当然也有归来后止不住的想骂娘的冲动。

在新历新年第三个周末,邀上老同学前往八大处公园去散心,同学在北京呆的年数不短,历经本科四年、读研三年,外加一年又几个月的工作历史,好歹也算是“老北京”,更何况还有令人垂涎的北京户口。我不能和他比,在这人人向往的地儿,我连个暂住证都没有,好在最近暂住证已被丢尽历史垃圾堆里,我大可不必担心没这一纸证件而作为盲流监管起来。

八大处公园向来只闻其名,并不了解其中含义,我向同学求证,答复比较雷人——我也没来过!但是据同学的同学说八大处是个比较好玩的地方,里面有山可爬,但主要景点是寺庙。而山高比香山略低,寺庙倒是比香山多了去了。这个我能理解,所谓“无限青山行欲尽,白云深处老僧多”,更何况八大处公园是国家4A级风景旅游区,宋代赵忭就曾经夸张的说道风景区和寺庙的关系“可惜湖山天下好,十分风景属僧家”。

进了八大处,眼前是宽敞干净的路面,前行20米,路中央竖着一块两米有余的灰白方形巨星,雕刻的一尊笑容可掬的寿星,这寿星墨漆般的黑,还透着光亮,脑门子和脸部突起部分被喜爱他的人抚摸的锃光发亮,像是抹了一脸的松脂油。路的左手处是一所正在维修的庙宇,暂时谢绝参观。在道路的另一侧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的流浪猫,毛发凌乱如刺猬,有的在路边的基石上蜷缩着,有的在长椅上晒着太阳打盹,做着属于自己的白日梦,不过他们也做不了什么美梦,天寒地冻的都流浪到了公园,这日子过的也够凄苦。落魄的小动物总会赢得一些心智未熟的小女孩的同情心,就好像穷困潦倒的书生总能博得官宦小姐的青睐一样,时不时有人驻足关心这些没有人照看的猫咪们,看着她们那种怜爱的眼神,对待自己的bf也没有这么忘情过。不远的一段路上,流浪猫的数量几乎和游人相当,流浪不代表吃不饱,看着这些快吃成圆柱形的猫咪们就知道他们的生活质量还是不错的,除了游人周济的食物外,它们还可以充分利用这自然的环境,趁着月黑风高,流窜到树林深处偷食幼鸟,也算打打牙祭,改善伙食。

一路走来,路面没有明显的上升的坡度,这和我来八大处的初衷有些相左,我是冲着登山来的,不是为了走闲路或者看寺庙。

过了维修的庙宇不远就看到一座矗立的宝塔,塔下是寺院,这是八大处第二处——灵光寺。这是我们有些郁闷:第一处何在?灵光寺是八大处中比较大甚至最大的一处庙宇,山门殿面南而建,殿中供奉释迦牟尼佛纯铜贴金造像,据说为泰国僧王赠送。过了山门(或许中间还有殿宇,现在已记不清楚),就到了供奉佛牙舍利的宝塔下面,鉴于本人对于建筑这块一窍不通,恕不描写。佛牙舍利的珍贵自不待言,我本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但是自己到底没有这个福分,有道是佛度有缘人,而自己也许不在此列。按照佛教的要求,要顺时针方向绕塔一周,一圈下来,一位青年喇嘛和另一位僧人交流着什么,青年喇嘛额头上有一块碗底大小的灰土痕迹,身上裹着破烂的杂色外衫,露出里面的臧红色僧服。据同学说,喇嘛是匍匐在低,叩头拜佛,这或许是一种宗教信仰的形式或者表达自己虔诚的方式,和每年穆斯林前往生成圣城麦加朝拜一回事。每个人心中都有信仰,这位年轻的喇嘛信仰的就是至高无上的佛,当然也有人信仰别的,有人信仰金钱,有钱便是娘!有人信仰权,为了权可以不要娘!

我对佛教略知皮毛,去过的庙宇寺院也有几家,但是大多相同,有大肚子弥勒佛,唐僧西去就是为了弥勒佛的《瑜伽师地论》,大肚佛两侧是四大天王,和弥勒背靠背站立的就是帅气十足的韦陀等等。

在灵光寺逛了一圈,走马观花看了“经墙”和五百罗汉雕刻后,就继续前行。山路这时有了抬头的趋势,走起来有点登山的味道。三处是三山庵,这处寺庙相对灵光寺就小了很多,没有太多可以观赏的内容,好在在这无意中发现了阔别许久的几幅哈哈镜,颇让人意外。遥想山人当年,小学初上时,在家乡的小县城第一次见识到那颇具魔力的哈哈镜,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可惜只有此一面之缘,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不料时隔近二十年,竟然在着寺庙林立的山头邂逅。在哈哈镜前过了把瘾,竟然忘记去瞻仰里面的佛像,径直走了出去。出了三山庵,旁边有一独立小院,外面石壁上写着“中华第一砚“,看到简介,觉得颇有来头,决定去一探究竟,只是刚进第一道门槛,里面又一圈墙壁挡在面前,墙壁左侧的入口处,立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面竖着一个通告牌:门票2元!我登时被这2块钱吓退了脚步,和同学心照不宣的退了出来。

由三山庵前往四处大悲寺还有一段路程,这一路费了不少周折,前行的路开始变的蜿蜒陡峭起来,周围也没有可以留人驻足的景色,但所谓登山不看景,所以倒也不在意这些。由于长期不锻炼,身体很快有了反应,背上的背包渐渐有了沉意,但是兴趣还是很盎然。到了大悲寺,依旧是一样的建筑风格,里面所供奉的依旧是三世佛和菩萨一类的佛教诸神,看的多了,也不再理会。有趣的是,大悲寺的XX殿是新建的,里面的佛像和历史遗留下来的相比,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新塑的佛像目光呆滞、线条僵硬、面部表情极不自然。蓦地糟践了佛的普济众生的形象。

在去往五处龙泉庵的路上,同伴们嚷着爬山太累,要找个歇脚处打打尖补充给养。我是登山,不像他们是爬,所以不算累,但是必要的能量还是需要补充的。在路边的休息处,大伙打开随身携带的食物,准备来一场饕餮盛宴。一月天,天寒地冻,随身带的热水早成了冰水,水不是不能喝,只是喝下去之后产生两种结果,一是打了个寒噤之后,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舒坦一把,然后继续前行,再一种就是打了寒噤之后,随后入厕如家,直到他们几个下山归途的路上喊我一起回去。

正踌躇间,好在看到旁边就有家小店,我欲向老板化杯热水的缘,老板说热水不供应,建议去前面龙泉庵旁边的茶社去化缘,说那边提供开水。我本打算只要能给一杯水,付她一块钱也愿意,既然她把到手的生意往外推,我也不强求。倒不如去茶社要点免费的。我一路小跑上去到了龙泉茶社,推门进去,女招待笑脸相迎,忙前忙后的问我有何需求,表明来意后,女招待很直接明了的说续水一杯五块、半暖瓶白开水十块、茶水一杯最低二十。。。。。

我登时被女招待给招待晕了,讪讪的问道:“续杯水五块?!”女招待笑意依旧。到这当口,看来买也要买,不买也要买,否则这一路也算白跑了。但花五块钱买杯水怎么也算是冤大头的差事,我内心深处是不愿意这样被冤大头的,于是我让招待在冰冷的茶杯里先加了半杯热水,温度恰到好处,我一饮未尽,留了少许的杯底,又伸出杯子说:“加水!”女招待显然没有料到我来这招,按照这个套路下来,按照量上来算我是5块钱加了一杯半的水,但是却支付了5块钱!我还赚了!临走前,女招待告诉我一个秘密说我这五块钱花的值“我们这都是山泉!”

出了茶社,我窝了一肚子火,感觉被人愚弄了一番,准确的说是被那个小卖部的女老板和茶社合伙黑了一把,钱虽不多,但脸面尽失。回头又看了眼龙泉茶社,它毗邻龙泉庵,龙泉庵里供着老龙王,老龙王左右站着雷公电母,这事乍听上去没什么,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龙王是可以独立下雨的,不需雷公电母的帮助,一个喷嚏下来就大雨滂沱了。而那对公母也是可以脱离龙王降雨的,就好比一个事搞铁路运输一个是搞公路运输,原本是平级单位,但是在这里面,公路的似乎成个铁路的小喽啰,看上去很不自然。后来自己转念一想,也许是因为这水沾了龙涎,有了富贵的潜在可能,价格也就扶摇直上了,茶社老板也算是有经济头脑,开在龙泉庵附近,上风上水又上钱!

回到休息处,同学听了直咂舌,一番调笑后,收拾好行囊,继续上路。

六处香界寺和七处宝珠洞大伙一口气冲了上去,说实话,除了路越来越难走之外,别的倒没什么越来越好看的景色。七处是八大处最高处,除了占据了最高之外,别的乏善可陈。从七处回来的路上由一个没有开辟出道路的山头,只是在乱草和松林之中,隐约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直通山顶。我鼓动同学一起去体验一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鉴于路况不明,我自告奋勇前去探路。一路上乱草恒生,碎石遍布,还有一些积雪融化出露出黄色的泥泞地。我并不在意这些小问题,登山才是最大的乐趣。

上行不过一半,我已气喘如牛,呼出的空气瞬间变成一团白雾,在眼前随风飘散,双腿说不出的沉重,好像一双假肢不能听从使唤,但精神层面依旧斗志昂扬。抬头看看不远的山顶,我暗自鼓劲,短暂的停片刻下,一口气冲了上去,此时我早已浑身燥热,双腿战战惶惶,汗出如浆。山顶是一片被积雪覆盖的开阔地,虽然没有成型的道路通往这里,单依旧有很多杂乱的足印,传递着这里深受游客关注的信息。到了山顶,同伴们却已不见踪迹,原来已经落下了许多。

山顶四周雾霭茫茫,我宁愿相信这是山高云厚,不愿相信这是污染所至。居高远眺,远处的青黑的群山连绵起伏,不张扬不内敛,就是那么自然的延伸着,透着一股宁静和淡然。山脚下是错落有致的砖房瓦舍,零碎的点缀白雪皑皑的大地上。远离了城市的鸽子笼和压抑的环境,到了这骤然间有种释然的感觉,好像一个在夹缝中的气球,逃离了那令人窒息的环境,彻彻底底的放松了自己,体会的只有舒服和惬意。也许是山顶离太阳更近的缘故吧,我愈发感觉到热了,而同伴的声音也若隐若现,他们快要到了。

从山顶下来,我们便直奔八处而出。八处证果寺在山脚下,却不是在登山路附近,但既然到此,半途而废总是不划算,于是强打精神缓步而下。八处证果寺据说始建于唐代,屈指算来也有千余个年头,是不折不扣的历史古刹。但去往证果寺的山路却更为艰难,阶梯陡峭不平且道路狭窄,道路两旁也没有必要的扶手类的防护设施,走上去有些忐忑不安,几十米的山路,中途停歇了一段方才到了证果寺。其实这古刹没什么突出的特点,除了年龄古老一些。在证果寺后面有处秘摩崖,是一个小小的穹顶型山洞,从外面望进去漆黑一片,洞口仅容一人可过。同伴看到此景却步不前,不敢进去看个究竟。但我按捺不住好奇,小心翼翼的迈了进去,山洞面积大致在十平方米,正对洞口是一块突出的岩石,大小仅容一人侧身而睡,岩石上铺着一块金黄色帛布,帛布上面放着三尊佛像,占据着岩石的中央,佛像前面整齐的摆放着几注香火,向人诉说着秘摩崖并非人迹罕至,但是由于穹顶较低,给人一种无形的压抑感,佛像反射出的微弱光线,在幽暗的山洞里若隐若现,颇有几份神秘色彩。

从秘摩崖出来,遇到一位来此锻炼的老者,无意中说到八处近几年新发现三幅摩崖石刻,位置据此不远,只因山势陡峭,再加上雪天路滑,极少有人光顾。这意外的消息深深的攫取了我的心,我和A商定,一定要将八大处所有的景色一览无余,不能漏下半点角落,另外几个同伴因为山陡路远,留守下来等着我们。

去往摩崖石刻的路的确不好走,陡峭狭窄暂且不说,就是那厚厚的积雪就足以让我大气十二分的精神,时刻小心脚下不能一步踏空,否则将从此与世长辞、万古不朽。而那蛇形般的山路两侧更没有保护围栏,有的只是每个几米竖着的一块牌子,上书“小心脚下”,这几块牌子写在这有些画蛇添足,在这危急时刻,脚下的路尚且应接不暇,哪里有功夫看这些标识。越往上走路越陡滑,后面的A不时提醒我注意安全,而留守的同伴们潜意识里似乎也在担忧我们的命运,不是呼喊我们名字,怕我们遭遇不测,其实压根就没这个必要,一旦我们一时失足,好歹也会留下只言片语以警示后人,至少也会“啊”的一声,告诉大家我在此时此地挂掉了。既然山谷中没有回响起这浑厚的声音,说明我还健在。

许久,我们总算到了摩崖石刻,石刻共有三尊佛像,都是盘腿而坐的阿弥陀佛像,半人高,面容祥和安定,由于长年风吹日晒雨淋霜打,岩石已经泛着淡淡的黄色,石刻两侧的字迹模糊,就在我们端详佛像时,旁边走来一个黑衣女性,之所以用女性而不是女孩或者女人,因为以我们的经验还不能一眼断定,妄下定论。这女性从我们旁边走过,并没有注意这石刻,似乎她并非为此而来,但是来此又是为什么呢?我回顾她的后面,没有随从的迹象,这更加让我摸不着头脑,在这密林深处,一个女性,还是一位独自一人来此何干呢?为石刻?不像!为我们俩,那更是不靠谱!为探险?没这必要!想轻生?。。。。。狐疑了半天,我觉得自己有些抽风。

在石刻的附近还有一处貌似观音的像,这幅像和石刻完全不同,它像是用尖锐利器在磨平的石头上划下的,乍看上去以为和石刻一般久远,但仔细辨别后,不禁莞尔,这分明是好事之徒新划上的,无论从菩萨的身材气质相貌还是刀工线条和石头颜色,都把这个画像的年龄出卖了。

摩崖石刻仅仅是三尊佛像,看毕,我们便原路返回,一口气到了山下,见到我们安全无恙,同伴松了口气。

八大处看完时,时针已经走到了数字5的位置,天空有了暗色,大伙收拾好行囊,准备返程。出了大门,我后头看看那高悬的“八大处公园“的匾额,一个念头忽然闪现,八大处是那几处?我茫然了,脑子一片空白,竟然想不起来自己看了哪些。好在可以宽慰自己的是,玩,注重的不是景色,是心情!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