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虎年春节——农村就酒席
[ 2010-2-13 13:21:00 | By: leexinx ]
 

每年春节必下乡陪祖父母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回到老家,适逢同族一姊妹回门酒席。

农村酒席办的素来土气息极浓,不大的庭院里摆上十来张桌子,圆圆的桌面上渍满灰尘,桌面坑洼如得了麻疹,被磨蹭多遍的污渍在阳光的反射下有些熠熠生辉,看上去像是抹了一层防冻油。农村人不会为这些小问题坏了胃口,只需要一张极薄的红色塑料桌布即可搞定,轻盈的覆在桌面上,所有污渍消失眼前,那桌布盖上后总有一些地方突起,看起来让人联想起皮肤上挠起的扁皮疙瘩。

餐具陆续摆上,忙人挎着一个噗嗒嗒滴水的竹篮,抓起一把噗嗒嗒滴水的筷子扔到桌面上,然后是汤匙。筷子是最普通的上方下圆的黄白竹筷,偶有几根上面还有几个烫金小字,大多模糊不清,用手轻轻拂过,指肚上留下的是那些绿莹莹的玩意。筷子多不配套,新旧长短杂混一起,想在其中找出匹配的一双,需要费点眼神。那筷子细长的躯干上时不时还支楞出一根毛刺,提醒大家“用箸有危险,吃饭需谨慎!”再说汤匙的问题,汤匙俗称在乡下俗称勺子,后来从已有六十五年农村生活经验的三爷爷那得知这玩意还有一个文雅的称呼唤作——调羹!这是外话。汤匙让人不忍睹目,首先这批浅沿带把的家伙相貌不统一不说,最起码要衣冠整齐,怎么说也算是到了年底,不能乌慥慥糊弄过去。但是看这些湿漉漉的汤匙表面都漂着一层油花,依稀还有些斑斓五色。更有甚者,上面竟有青菜叶紧紧依附在汤匙底部,此情此景,让人直呼崩溃!我很怀疑那些专门负责洗涮餐具的乡亲们工作的认真度,但大伙似乎熟视无睹,各自抄起家伙,只等开饭。

农村办事图的就是热闹,所以同村的老少爷们少不了要来帮忙打理婚宴酒席的事,都是自己村的爷们,用起来方便,分工也明确。有负责烧锅的,有负责送馍的,有负责倒泔水的,有负责端盘子的。。。这些分工在酒席前一天就已张榜公布,大家各司其职,以免混乱。现在说说这端盘子的干活,它有一个书面名称,美其名曰“盘子手”。端盘子看似是个很简单的活,其实不然,这些盘子手每人都要端一个课桌面大小硬木制作的长方形托盘,那硬木自身重量加上日积月累下来的污渍,少说也有四五斤,一旦上面加上四碟或六碟的饭菜,十五六斤已算是少说。在这泥泞的地面上,要平端一托盘饭菜来回走上一遭,保证汤不溅菜不落,委实是件需要功夫的事。

农村酒席素来有讲究,荤素搭配自然不可或缺,就是上菜顺序也有一定的安排,第一道菜必然是“糖糊涂”,翻译成城市居民的称呼就是甜粥,说它是甜粥有些名不副实,一个撇嘴状的海碗里装着满满粘稠的汁水,像是小孩子的口水或鼻涕,汁水里胡乱浮着一些干枣或蜜饯,向人诉说着这道菜的主要成份。最后一道菜则是赫赫有名的鸡蛋汤,这个汤总是最后一个出场,它的出现就是向人们宣布这场酒席到此结束,大家喝完后可以闪人,所以有人形象的称它为“滚蛋汤”,名字虽然俗气了点,却和情理。鸡蛋汤很受大家欢迎,里面往往放上菠菜、木耳等绿色食品,再加一些佐料和酸酸的的陈年老醋,舀一勺放在口中细细咂摸,三万六千个味蕾莫不豁然开朗,胃口大也随之大增,那味道怎一个美字了得!除了这一首一尾有讲究外,别的规矩倒不是太多,但有一点是必然的,在桌上有四个碗后,主事的大总会带着回门闺女的弟弟出来敬酒,一声长啸“%¥¥#@*&%*”,大家纷纷举杯相迎,打小就听这大总吆喝。二十多年了,我依旧没听懂那句话到底说的是个嘛意思。第六碗是肉,紧跟其后的是馍斗,上馍的人挎着笆斗来回游走,每个桌前都要招呼一声,让大伙拿馍吃饭,于是大家揸开五指,一把掐进去,总能提出来三四个出来,分给大家同吃同吃,于是一同吃。一顿酒席,十个碗不可或缺,碟子大多是九个,最多的不超过十二,待到尾声时分,桌面上碟子堆碟子,碗摞碗,高耸入云。

在农村吃饭,有一点务必要做到,出筷一点要准快稳,缺乏其中任何一点将有可能决定这顿饭吃的不是那么舒坦。准是要能够取自己所需,快能保证吃饱,稳则可以保持在混战中不被人半途挟持。做到这三点,笑傲酒席!

上菜的速度一般2分钟一个,这个速度相对有些慢,尤其是初始那几道菜,一落桌,大家群起而攻之,举箸做举火烧天式,然后便杀将而去,犹如鹭鸶捕鱼,一逮一个准。霎时间,这份小菜就荡然无存,大家这才放下筷子,八九人围坐着眼巴巴看着空盘子,心里暗自忖度,尴尬的等着下道菜的到来,这架势倒像是六方会谈空对着一纸文件。

俗话常说有菜无酒不成席,尤其是喜宴!不管男女老幼,每个桌上都要放上一瓶映衬着,酒不在好,能喝就行。小时候,喝酒时常用白瓷小酒盅,酒盅肚有拇指大小,碰杯时一口一个,喝的不亦说乎,因为酒盅易碎,人一旦喝多就爱撒酒疯,酒盅就被充当了发泄品吧叽一声摔落在地,听了个响,香消玉殒了。再后来,被摔的多了,大家也都不买酒盅,改换一次性塑料杯,这玩意摔坏事不指望,但是容量太大,没有两把刷子的用这个喝酒,一杯下肚就找不到北。

一桌中如有几个好这口的乡亲,酒席的氛围那就热烈了,都是同村的爷们,彼此互敬几个理所当然,然后找个由头划几趟拳,猜几枚“酒保”,吆五喝六的吵嚷一番,酒软绵绵的,菜热乎乎的,大家再共襄盛举一把,嘴里还不住的说那个谁谁谁,你一定要干杯,刚才就少让你喝了不少,这次要补上,然后自己一饮而尽,到这份上,也差不多过了酒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渐渐有些饱饭的意思,舞动筷子的频率也下降不少,看看各位面前,一小堆一小堆满是的,像蒙古包。蒙古包前淅沥沥的滴着几趟汁水,好像一排小脚印,一直延伸到满是残羹余汁的碟子旁。大家在消停时会抽空聊几句,招呼别人多吃点,推荐一下自我感觉不错的小菜,同桌的媳妇或老人们总会说两句这家的闺女嫁给的是那个庄的谁,女婿长的是何种相貌,家庭背景如何等等,上溯到人家八代他们也能理出所以然来。这样的能力很让我惊讶,不干考古和间谍有些屈才!

有酒席的地方就会有孩子,这是农村亘古不变的习俗。既然给了份子钱,饭是必然要吃的,既然吃就要吃的痛快,吃的划算,这就需要孩子的加入。份子钱是五十大洋,全家总动员,尤其是那些孩子数量需要动用脚趾头数的,遇到一次酒席,简直就是过年,一家人独占一桌,这一桌少算也要一百二十大洋,满打满算还是赚了不少。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因为计划生育问题,现在农村家庭以两个孩子居多,但如果同桌有三两个懵懂孩童,这顿饭吃起来会别有韵味。小孩子都有自己喜爱的食物,上菜后,小家伙们看到的是自己不喜欢的会懒的动筷,这时大人可以放开了吃,不必在意孩子。而一旦有那些干果或者甜米饭甜汤一类的玩意,这下算是热闹了,碟碗还没放下,那厢孩子们已经站在条凳上,左臂支在桌上,右手举着汤匙准备大干一场,家长此时总要呵斥孩子不要如此,然后瞄一眼四周,大人们自然不会和孩子们争这些,劝解说,小孩子吗,就喜欢这些,拿去拿去,都拿去,此时家长也不再多说,一把把东西端过去,说下回不许这样的,这孩子,真不懂事。。。孩子只顾得吃,哪里管父母说的话。这是没人争份,尚且还好,如果有别个孩子也对此情有独钟,问题往往就比较复杂,遇到一道菜几个孩子抢,给谁都不好办,家长也不好带头把东西端过来,但谁家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喜欢的东西都想得到,平分吧,免不了有多有少,孩子们总是有独享的心态,免不了一番哭闹,这要考验家长的耐性了,有的家长按捺不住烦躁,一顿噼里啪啦抽脸打屁股,孩子们直哭的一佛临世,二佛升天,大人小孩都吃的不安宁,于是拖拽着孩子的小手拎小鸡似的提到远处,边拽边说回家让你爹打死你,肯吃的嘴!也有小孩子哭闹时,家长鼓励另一个孩子分一些给自己的娃,那孩子父母总会越庖代俎,慷慨的分一些,但孩子不干,动我的东西不经我允许,分明无视我的存在,于是他也不依不饶的哭,心说我不要你的就算便宜你,你返来捋老虎胡须!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此时对方家长哪里还好意思再要,就退还,这下犯了大忌,自己孩子想,已经给我端到我面前的东西又送过去,天底下哪里说理去,于是哭的更厉害了,此时你就甭想清净,孩子哭,家长呵斥,旁人劝,再冷不防一脚踩着桌子底下啃垃圾的家狗,嗷的一声煞是凄惨,夹着尾巴跑出去几步,然后回来继续拱到桌子下去享受。孩子们没止没休的涕泪交流,最后结果有两种,要么各自安顿好自己的孩子,要么各自领着孩子开路,后者居少。

酒席渐近尾声,孩童们早已跑的不知去向,留下家长安心吃个包,邻桌的几个爷们显然喝高了,说话的时候开始有些结巴,眼神也迷离不少,拍着邻座的肩膀说些义薄云天肝胆相照的话,此时不分老幼不分辈分高低,酒场上喝多后都是朋友,大家出门相扶将,走起路来像踩着皮球滚动,不时的调整重心。出门后,大伙找个路口满面红光的继续聊着一些清醒时不聊的话题,自己家的婆娘不会不识趣的劝他回家,这是不给男人面子的举动,轻则招致一顿怒骂,重则拳脚相加“老爷们的事,你插什么嘴!”婆娘们只有忍气吞声的悻悻而归。

酒足饭饱,菜尽人散,留下满目疮痍的残局,还有主人一拨拨来回送客的身影,女儿出嫁,忙就忙着几天吧,好歹了了一件大心事!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