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拿 什 么 来 报 答 你
[ 2006-12-15 15:58:00 | By: bzhjf ]
 

 

 

站在顿的墓前,林丹和我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凄冷的冬风,悠悠地带着哨响,撕扯着墓前蓬乱的蒿草,让人更增几分痛楚。

今天是顿三周年的祭日,除我和林丹是顿的“老铁”外,原本爱热闹的顿,朋友还有一帮,怎么大家都没来和顿团聚一下呢?

“快走!” 林丹扯上我就跑。背后,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影歪歪斜斜地追来。

还有人敢行凶?我不情愿地随林丹跑出墓地。

“那是顿的老婆”,林丹气喘吁吁地说,并向我讲起了顿的故事。

顿家在农村,从小失去了爸爸,他娘一人带着顿和其他三个孩子生活,生产队长经常欺负他们,扣他们家的口粮,一家人吃糠咽菜,度日如年。顿小时经常象狗一样被拴在树上,他娘下地干活没人照看,怕他到处爬,丢了。有次,娘回来一看,顿已经没气了。好心的王老婆子急忙从生产队食堂里弄来一碗稀粥,众人呼天抢地,慢慢地喂下去,顿终于又活过来,顿是被饿得昏死过去了。

后来,顿上小学初中,都靠王老婆子家接济。王老婆子有个女儿叫追月,就是刚才追我们的那个人。她和她妈妈一样,心地好,初中的学费和伙食费几乎都是追月帮顿付的。顿一直很感激她们,可是,中考时,顿因为发烧,没考上中专,追月倒是考上了一家中专学校。

顿和追月一直暗恋着,顿发誓一定要娶了追月,而且在追月的一次次要求下,山盟海誓的诺言说了不止上万遍。可是,随着追月的考中,顿自感,以后的日子将是两重天,发誓再也不误人家的前程,发誓一定要挣钱养家,报答有恩于他的人,他辍学回乡了。

尽管追月一次次写信,可顿却象蒸发了一样,豪无音信。每年的寒暑假,顿都躲得远远的,不让追月见到踪影。后来,追月毕业后,分配到县城工作,嫁给了一位警察。

在家中,顿先是骑自行车卖尼龙绳,卖汽水。后来,又学会了裁缝,在家乡小镇上开了一家裁缝店。顿边维持生计,边照顾弟弟妹妹上学,日子在艰辛中平缓地度过。可是,好景不长,裁缝店在大火中化为灰烬,还烧光了他借债买来的布料,使他负债累累。

顿伤心欲绝。好心的饭店老板彩云决心挽救这个不幸的小伙子,把他雇来负责店堂的管理。可是,顿一直处于消沉状态,不时地在管理上出错,经常喝得滥醉如泥,吐得彩云房间里污七八糟。

彩云是一个贤惠能干的女子,与顿年龄相仿,她一心要救回这个可悲又可怜的倒霉蛋。可是,顿却是扶不起的阿斗,在顿的败坏下,原本红火的饭店却不得不倒闭了。

彩云却无怨无悔,自强的她为了生计,放下架子,过上了街头卖菜的生活,她用卖菜赚得的钱养活自己和寄宿在此的顿。有时,挣的钱不够顿喝酒折腾,彩云就四处借贷,借不着了,就去卖血。因为没有任何确定的关系,彩云遭到的非言非语,让常人难以忍受。可是,彩云铁了心的要救顿。

一日,顿醉鬼似的摇晃着穿过街头。忽然,他象被人打了一个耳光,钉在了原地。集市早已散去,街上了无行人,午后的寒风中,他看到一个女子瑟缩在街上,抖动着身子,在那儿守着几颗青菜,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孱弱孤寂。她在期盼,期盼有一个偶然滞留在街上的富人,能把这点菜买去,勉强挣够今天的伙食费。

这是原来花枝招展的云吗?这是原来优雅的老板吗?我值得她这样为我吗?顿痛哭着跑过去,当街一跪,“做我的妻子吧,云!”

云急忙把他扶起,“你醉了,快回去吧。”她怕顿在街上丢人。

但顿得不到她的答应就是不起来,她只好红着脸答应了。这一幕一直感动着全镇的人,镇上好多女孩逼着对象象顿一样求婚,可即使男的跪了,却总也没有那种感人。

顿从那时清醒了,和云结婚后,到县城开了一家文化公司,代理广告兼装饰装潢,而且,在两人的努力下,很快赢得了百万的家产。

可是,追月却出现了。她听说顿在县城,便把他约出来见上一面。顿躲不过,只好在咖啡厅见追月,好在各自成立了家庭,彼此把心中的情藏得深深的,谁也没敢触及。

但追月见了顿,却破口大骂。她骂顿混蛋,没有良心。顿缩着头,任凭她骂,任凭她打,他心里知道,一生愧对追月,因为,没有追月及其一家,顿可能就没命了,可当年,是自己背叛了她。

追月是个泼辣的女子,一阵狂风暴雨地打骂出气后,就安静下来。她又哭又笑地告诉顿,幸好自己嫁了一个出色的老公,否则,一定会打死顿,恨死顿。顿听后,和追月一起笑了起来。

顿所在的县城两省交界,治安一直不好。这天,一个客户与店员发生争执,并动手打了店员。这个客户原来是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头子,一时调来很多人,在店里疯狂砸抢。接到报警的警察上前制止,与他们发生冲突,其中一名歹徒掏出火药枪打死了一名警察。顿公司上下,陡然感到大祸临头了。顿只好大把的花钱,好不容易把事情摆平了。

刚刚长出了一口气,顿便接到追月的电话。追月咬牙切齿地告诉他,自己亲爱的老公死了。顿急匆匆赶到现场,在朋友的介绍下,才知道,因他而死的警察,竟是追月的老公。

顿的头像炸了一样疼,他欠追月的怎么也还不清了,他的心上压了一块石头。

半年后,追月从悲痛中走了出来。顿很高兴,张罗着为追月物色对象,来安慰她空虚的心灵。可是,追月一个个笑而拒绝,却常常约顿到她家去,并以种种理由拖着不让顿回去。

彩云知道顿欠追月的太多太多。但她相信,顿这个人,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顿不在公司,她一直干练地打理着公司,使公司业绩持续上升。顿很感激云,云不仅给了他重生,还给了他现在幸福的生活,是一个非常好的贤内助。

泼辣的追月一次次费尽心机地想让顿回忆起原来的海誓山盟,可顿象失去了记忆,一次次搪塞躲避。追月干脆直接向顿提出了补偿的要求,而且,令顿不能接受的是,那是肉体的补偿——追月不在乎当二奶,也不要名份。

顿坚决地回绝了,但他审视自己时发现,他依然爱着追月,那是从骨子里发出的爱,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这种爱毒蛇一样啃噬着他的身心。但他又是一个果断面坚强的男子,绝不干对不起妻子伤害别人的事,几年来,他一直躲避着追月。

追月的名字确实与她的性格有关,她追的功夫一流,终于有一次,趁顿酒醉的机会,钻进了顿的被窝。

顿象触了电一样从追月缠绕的手脚中窜出了房间,而且象孩子一样,趴在家中的角落里痛哭一场——这一生,自己该怎么做男人啊?到底,该怎样报答一个人?

尽管,那晚顿没有对追月怎么样,但追月却成功了。在顿懊悔自己不该酒后无德,做出了对不起两个心爱的女人心理下,追月利用顿的弱点,牢牢掌握了顿。追月只要一个电话,顿就会成为自己的丈夫,自觉地钻进她的被窝。但美中不足的是,顿从不留夜,顿讲明了要回家陪自己的老婆。

追月看中的并不是顿的钱,只是那段情,或只是因为顿是个好男人。因此,追月很满足,只分得顿的一点点温情,她就感到一生的幸福,她被这样的幸福包围着,三年来,一直这样地包围着。

不仅追月,顿的亲人都感到了无比的幸福。

近来,彩云的幸福感与日俱增。顿不仅用心地工作,用心地为家庭付出,还逐渐地把公司改制成股份制企业,使企业走向科学管理,公司上了一个大台阶。而且,云暗中发现,公司的所有资产已过户到她的名下。一次,她躺在顿的胸膛上说起这件事,顿说,这样更方便云以后的管理。

顿的妹妹不久前搬进了新居,这是顿送给妹妹一家的。

顿的大弟弟在哥哥的帮助下,现在已成为一家公司的老板,顿用不着再送他东西。

顿最小的弟弟在深圳工作,一直处于恋爱中。顿一次次打电话催促他们举行婚礼,好让这个哥哥在最近的闲暇中亲自主持婚礼。

可是,婚礼后不久,顿忽然消失了,彻底地消失了。

在顿失踪了一周后,云被一种不祥的预感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与此同时,追月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她忽然收到了顿的一封信,里面有顿上周再三要求和追月照的一张合影,还有一本红色的挺有文化韵味的结婚证,那是她和追月的。

看着看着,追月却猛地把证摔在地上,踉跄地奔向顿家。

是彩云最先找到了顿。追月摔下结婚证的同时,顿的老家给彩云打来一个电话,顿在老家的旧房子里自尽了。

顿握着和彩云的结婚证,穿戴整齐,很平静地死在了自己小时曾睡过的老房子里。

彩云看着结婚证里的遗言,满目含泪地呢喃:“傻呀,得了癌症怎么能不治呢?不能让我落空,现在不更空吗,钱有什么用啊……

她怎么也说不下去了,最后,终于大哭出来,“你那样还她的债,我,我知道你欠她……

院落中,追月哈哈大笑起来,“哥哥,这本‘来生的结婚证’比什么都好,都好!我要陪你一辈子……”她悲怆地扑向燃烧的大火。

所有的友人都知道顿是一个好人,所有的人都知道顿是一个知恩图报爱护妻子的典范,可谁也说不清这是怎么啦?

追月的疯病每年都复发,一发作就会住进墓地旁那个黑乎乎的破屋,不仅没人能劝走她,更没人敢于到顿的墓前,因为她宣布,那个墓只属于她,她才是顿的老婆!

而且,连彩云也这样讲。

“彩云是想让顿兑现当年对追月的承诺,这样,彩云也就报答了顿”,林丹说。

我和林丹在悲哀中沉默。

“愿意参加我和彩云在下月的婚礼吗?”林丹的问话让我很吃惊。

说话的同时,他掏出了顿生前给他的一封信,那是顿在最后的日子里,把彩云介绍给刚离婚的林丹的信。

顿的另一封信寄给了一个更亲密的友人,不知说的什么,被追月撕了。

朋友似乎听到一句话,“他并没得癌症……”

 

 

                 

 
 
  • 标签:亳州人物 
  • 发表评论:

      大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