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毕业30年聚会有感
[ 2012-5-6 2:24:00 | By: 佘树民 ]
 

毕业30年聚会有感

 

201251,学校放假的日子,江南某高校的校园内,开来了两辆大巴车,从车上下来的全是年过半百的老人。这群人里有省厅里的厅长、处长,有国企老总,还有博导,也有退休的干部。一座可以供一百人上课的教室,而今坐七十多人都显得有些拥挤,但他们很安静,端端正正地坐下来,由当年的班干部念点名册,念到哪位的姓名,哪位就站起来高声喊“到”。声音里有些发颤,眼圈有点发湿。教室还是这座教室,台下坐的还是这些人,这一幕,如果发生在三十多年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谁也不会为点名去激动,可是,这次是我们离校已整整30周年之后又重返母校啊!

 

——接到大学同学的“毕业30周年聚会”的通知以后,犹豫了一下,后来还是欣然前往。毕业10年聚会时参加了,20周年时因有事没去,如果30周年再不去,或许今后40周年聚会就搞不起来了。

为什么又犹豫了呢?因为我知道,对大学同学的思念,他的身影,他的面容,总是停留在见他的最后一面。也就是说,不论过去多少年,当你回想你的老同学时,映入你脑海的,总是他风华正茂的样子,永远在大脑里定格。时光在流逝,人总要变老,物质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可我们的意识却往往停滞不前,顽固地停留在记忆本中的某一个点上。尽管我们能预期到每个人长大变老的模样,但我们不会去这样描绘,也不愿去这样描绘,我不忍心就这样去把每个同学的面目一一变老,看到的是发福发胖的身材,霜染的双鬂,满脸的皱纹。都是这该死的聚会,把我的一个个亲爱的同学青春的面容摧残,还是这聚会,也把我那当年矫健年轻的身姿,在每个同学们脑海里一一无情地篡改。这样的聚会岂不是互毁形象,两败俱伤?

我说不好一个人的白天,靠什么来安顿精神,但我却知道,漫漫长夜要靠梦境的慰藉。长期以来,我下放两年的农村和上大学的母校是我经常梦到的地方,每当做过这样的梦,就有不虚度这一天之感。可是,自从几年前那次回到插队的地方和重返母校之后,不知是不是惹恼了梦神,从此再也不做这类的梦了!好像是一张可以无数次使用的底板,一经暴光,就再也不能使用了。所以,在人们的心底深处,这种令人珍藏的记忆不要轻易破坏,一经破坏后,就像电脑里的“刷新”,记忆的起点就要往后推,再难上溯到那个令人难忘的场景。

 

附:我的忆母校的文章

 

魂牵梦绕麻姑山

 

不曾登五岳揽众山,不曾临绝壁观沧海,作为一个土生土长淮北平原上长大的孩子,第一次见到的山并且一住就是三四年的山,就是宣州东南三十里的麻姑山。

刚刚抚平十年动乱的创痛,怀揣着入学通知书和对四化的憧憬,便投向了你的怀抱。1978年,那是个让徘徊在大学门外成千上万青年振奋的年月。大学的校门刚刚打开一条缝,呼拉拉就拥进这么多人。我很幸运能恭列其中。作为一个十八九岁的“老插”,来到了你秀丽的山脚下,来不及打听你那美丽动人的传说,来不及真切体会什么叫山,便一头扎进书堆里,如饥似渴地啃起书本来。

你也像一本书,要一页页地仔细去翻,才能读懂你的一切。班级刚成立的团支部组织了一次爬山活动。我登上了你其中的一个山峰,像开始读了一本新书的序言,便产生了继续读下去的渴望。以后,每逢星期天,我便与三俩同学从不同的山道登遍了所有的山峰,去始读你的每个章节。你最高的六百多米的主峰,我特意留在最后一个学期去登,结果却未能如愿,成为缺憾。

这本书,我从秋读到春,从冬读到夏。

秋天刚来的时候,你满山的马尾松奏响阵阵松涛,是我对你最鲜明的印象,站在山顶望见几十里外的明净的南漪湖,湖面波光鳞鳞,山脚下是一畴绿油油的稻田,三俩农夫在弯腰干活。田埂上水牛悠闲地吃草;到了冬天,满山的马尾松并不落叶,松果和松枝上落了厚厚一层纯白的雪,像是松树上结着硕大的棉桃。山格外得静,农民不进山,山上没有任何动物,走在山道上,只有脚下的积雪在格吱格吱地响,让人感到山的神秘、静谧。当积雪化尽,春风扑面时,同学们开始纷纷一群一群地爬山了,站起身来四野一望,目光所及多是映山红,还有各式各样不知名字的野花,东一堆,西一簇,美丽的鲜花,犹如秀发,将麻姑山这位仙女装扮得更加风韵绰约。夏天到来时,大学生们进山已不是为采撷鲜花,而是拿着讲义,背书迎考。山道旁,松林下,有人席地而坐,有人拿着小竹椅,沐浴着凉风,享受着山情野趣。山中有座极清冽的水库,有的同学纵身跳入水库中,中流击水,挥斥方遒。

大山以其纯美的山泉,哺育着三四千优秀的儿女。这里虽然是正规的大学,并且是在华东享有盛誉的大学,但它却不处在喧闹的都市,不在繁华的省城,甚至离县城还有三十多里路,但它以它的幽静和秀美为省内外培养出届届精英良才。清晨、巍巍山麓下的树旁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傍晚那散发着湿润的红泥土气味和花香的田埂上,传来散步的学子的治国立邦的议论声,这些都在合着山谷的松涛轰鸣向世人宣告:这里虽然闭塞偏远,但是却孕育着理想、抱负和博大,这是麻姑山所赋予的,也是她的性格。

1982年的春天,我没来得及爬上最高的那座山峰,就匆匆地采了一把映山红,与学校一起迁往了省城。大学解散了,我再也没有了新的校友,但唯其如此,才显得校友的亲切。在江淮大地,只要遇到了校友,一提“麻姑山”三字,便使人感动得泪水涟涟。

离别了十八年,再也没回到故地,那里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了?那教学大楼不息的灯火,那宽阔的运动场,那山坡上怒放的映山红?前日,一个老同学特意给我打个电话:“出差顺道,我又回到母校了,你猜那里怎么样了?——一切没变,只不过荒草更加繁茂了。”

一切都没变,太好了,但愿祖国各地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处处都要变,而麻姑山不要变,让我有机会能再踏上这片土地,去听松涛,采山花,并且在此之前,让我放心地无数次地做着内容相同的梦。

真的,就在接到同学电话的当晚,我依稀又回到了麻姑山:江南三月,莺飞草长,我从那条熟悉的山径向山上奔去,我双手采满了映山红,远处白茫茫的山岚与南漪湖的氤氲联在一起,白茫茫一片,我的身子很轻很轻,后来不知什么力量把我送到了我从未登过的那座高峰……

 

写于1998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