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知青回忆录 连载(1)
[ 2014-8-26 17:44:00 | By: 佘树民 ]
 

    知青回忆录

            

“末代”知青  不幸有幸(1)

 

 

我左手拎只盛脸盆的网兜,右手提只帆布箱子,在鞭炮声中,随着大队人马,于1976年底来到农村。那年我刚十七岁。

我生于195910月,先天不足,生下后又逢三年自然灾害,幼时营养不良。1966年上小学一年级时,“文革”开始了。那时,高中只有二年级,小学是五年级,正巧,我的学业是“十年寒窗”。而更巧的是,我的就学十年正巧与十年浩劫同步,同始同终。七六年十月打倒了“四人帮”,我没高兴几天,就于年底下放了,赶上了上山下乡的末班车。

 

1、落户

那天清晨,解放牌汽车载着几十个年轻人从城里开往城南30多里的亳县赵桥公社。车到公社时,已是下午两点左右,此时,我已是饥肠辘辘。公社的院子里,五七办的人念着充满豪言壮语的讲话稿,念了好长时间,最后说:“各大队都有来接知青的,你们跟着他走,那里的贫下中农会张开热情的双手欢迎你”。人轰地散了。一阵嘈乱之后,我发现院子里只剩下我一人了,寻了半天,也没见一双热情的手。连敲几个门才找到刚才讲话的,他查了查名单,说你被分到离公社十几里的腰庄大队关帝庙生产队,那里路远,没通知上,所以没人来接。我咬咬牙,忍着饥饿上了路,问了好几次道,才在天黑摸到关帝庙。进庄后,找到一个老汉,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老汉说:“劳力们还有三五个老知青都上河工了。你撬开知青点的门,先住下。”

撬开门,放下行李,我饿得蹲在地上几乎起不来。一会儿老汉拎着半口袋东西进来:“这屋里做饭的家伙都拉到河工上了,你要做饭,上我家先拿几样东西。”我跟着他搬来土锅腔子,拿来锅碗瓢盆,又从麦场上挟来柴禾,准备做饭。老汉问:“你做什么?”“面条啊。”老汉指指口袋说:“这是麦子,还没有磨呐!”我顿时傻了眼。老汉问:“会不会套驴?”“不会。”“我给你套上,你先磨一点吧。”

老汉套好驴,找来箩筛、笆斗等物什就回去了,毕竟天太晚了。对我这个城里学生来说,只是见过驴,或者在课本里学过《黔之驴》,而今要使唤它,真有点心虚。为了吃上面条,豁出去了。我伸手朝它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驴倒蛮听话地拉开了。我暂时忘掉了饿,一边扫麦子,一边筛面,还一边赶牲口,累得满头大汗。我觉得比驴还累。等把二十斤麦子磨完走出磨房时,抬头已满天星斗,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白面,裤腿也被驴尿湿了。

有个十二三岁大的男孩听说来了新知青,跑来看热闹,上来喊声“俺叔”,接着又帮我拎水,借案板、烧锅。和好了面,切成指头粗细的面条,下到锅里,居然煮熟了。找一双秫秸杆子当筷子,连吃了稠稠的三大碗!那个面条香哟,真使我终生难忘。这是我第一次下手做饭,也是我挨饿时间最长的一天,整整一天才吃上这顿饭哪。

我下放的那个点有4 个老知青,这一批分到点上就我一人。可一到关帝庙,才知道他们因为意见不和,已分开单过日子了。没办法,我也就只能凑合着单做。

当时有政策,每个知青有五百多元的安家费,包括盖房子买家具。我去的时候,刚好有位知青招工进了城,留下的有床和桌子,这五百多元可想而知就留在了大队,与我没关系了。而我就这样简单地落户了,成了一个农民。

 

2、    劳动

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下乡就是干活的,对于干农活我从不怕。那时生产队里牲口少土地多,人均4亩多,农时不等人,所以,犁地耩地大部分都是靠人在前面拉。男劳力们五六个就可以合成一犋。我当时虽然不到18岁,但因为之前是亳县一中体育班毕业的,打球跑步炼出了好身板,所以,再棒的劳力我也不惧他。在拉犁子时,我有股子猛劲,我总是嫌这样慢悠悠得急人,就带头跑起来,其他几个人也被我带得跑起来。等到坐在地头歇休时,我还像没使玩劲似的,跟最壮的劳力摔跤。当时,知青的日子没有当地男劳力好过,因为生产队长要求,女劳力提前半个钟头回家做饭,而男的留在地里继续干活。男劳力回家后就能端碗吃上媳妇做的饭,而我们呢,放工回去还得再做饭。

几乎所有的农活全部干了一遍。但还是有的活没干过,比如午收,你要是割麦,就不能去打场。男劳力都是拉麦、打场。拉麦都可以干,可是扬场是个技术性很强的活,根本轮不到我们干。有几位老庄稼把式,几乎是一年才能显摆一次,哪能轻易让给年轻人!麦收季节我主要是拉麦、扛口袋,交公粮时,扛着百十斤的口袋走在晃悠悠的板子上,没有胆量真不行!麦收季节最令人难忘的是夏夜在麦场里看粮,听几个老汉说旧社会的事,说土匪、烟土,说地主、长工,一听就是半夜,好不过瘾。

干活中最累的是挖井抗旱。大轰隆干活时可以使滑,当地人也不较真,可就怕平分任务。有几天里,我和一个复员军人合挖井浇红芋,任务是一晌两人挖一口井。那时水位很浅,但再浅也得挖一人多深,井口像一口棺材那么大,要出两方土。几天干下来,手上磨得全是血泡。挖河也挺累人的,不过,有人专门做饭,光干活不想别的。我一共挑了两次河。为什么说“挑”河呢?农村挖河主要靠铁铣和架车子。开始是用筒子铣挖,挖的同时,把土用力甩上河岸去,用铁铣清理碎土。等到挖很深时,就得用架车子,牲口和人力齐上。挖河最关键的是打龙沟,就是在河中间要先挖一条深沟,将水沥出来抽走,这样就可以在干松松的地上干活,不用挖稀泥了。打龙沟脚要站在深水里,而挖河又都是趁着冬季农闲,这样,挖龙沟就很折磨人。那时深筒胶鞋不好找,只能打赤脚下去,先喝两口红芋干烧酒,然后大喝一声为自己壮威,等到冷得坚持不下去时,爬上来两腿已冻得通红。

 
 
 
Re:知青回忆录 连载(1)
[ 2015-6-3 15:04:39 | By: 风信子(游客) ]
 
风信子(游客)写的很有质感,看来是作者真实的经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知青回忆录 连载(1)
[ 2016-2-14 21:08:16 | By: 白冰(游客) ]
 
白冰(游客)只要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农民的辛苦,作者的经历具有真情实感。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