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巍巍亳州城
[ 2016-6-17 8:26:00 | By: 佘树民 ]
 

 

 

 

巍巍亳州城

 

 

巍巍亳州城

悠悠三千载

数不清胜境千处

道不尽英杰百代

从遥远的汤都走来

展一路风采

华佗遗风长

建安风骨在

先辈留下了光荣

我们传递着豪迈

这是我六年前写的歌词  《亳州颂》  的第一段。歌词曾请人谱曲了,刚谱好,亳州升为地级市了,管辖的范围大了,外延上似乎还应再展开点。可是当时正组建新市,再没去操心这首歌的传唱,所以,这首歌就根本无人知晓。无意中翻出这首歌词来,不禁产生些感慨来。

亳州城,跨涡河两岸,自“汤都亳”始,已有三千七百多年的历史。

“亳”字在甲骨文中即有此字,内有京城、都城之意,是商汤都城的专用词。商成汤王率各部族共同讨伐昏庸残暴的夏桀,经十一战,终灭夏桀,建国为“商”。因为原来是半游牧部落,到处奔走很不方便,成汤的右相伊尹就对成汤说:“大王,现在天下归心,若再四处为家,定不利商之发展,不如选定一处建都城定居,百姓方能安居乐业,商朝方能繁荣而昌盛。”成汤一听,认为伊尹说得很对,就说 :“那就依你所言,选一地点,建我商都。”伊尹接受成汤的命令,即在商之辖地四处察看,后来就来到涡水之滨,他看到这里地势高、土壤肥、气候适宜,就选定了这里建都。建好后,成汤高兴地对伊尹说:“现在商朝有了京都,但我们的都城还要有个名字,你就再辛苦一下,给都城起个名称!”伊尹看到都城城墙高耸,亭台矗立,取了“高”与“亭”字的上半部分 ;他又看到地里的稼穑藤蔓茂盛,想起根秧连生,本形为“吒(去口旁)”,就组成了一个新字“亳”。“亳”字里面既有京城之京、亭之形,又表示以桑麻农事为立国之意。古典籍中载   :“亳,商汤所都,京兆社陵亭也……”《尚书》载  :“自契至汤,凡八迁,汤始居于亳”。《括地志》中也说:“宋州(即现在河南省商丘市)谷熟西南三十里,南亳故城汤所都也。”从此,亳即成为表示地方的专用名词。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亳州城一直是县、郡、州的治所,也曾作为商成汤王之都、三国曹魏陪都、小明王韩林儿国都,并以“三朝古都”著称于世。亳州城是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皖西北的一座军事重镇,一向有“中州门户、徐兖咽喉”之称。但是亳州地势平坦无险,历代守御者只能筑城垣作为屏障。所以,从三千一百多年前的西周初,周武王在此置焦国,此后,一股股建筑热潮在亳州大地上展开。春秋时期,陈国在境内建焦城,夯土筑城墙。焦城城墙高一丈,长三百丈,城池近正方形,是现在亳州城的前身。北宋末,金军于开封附近掘开黄河大堤,河水南流注亳,亳州尽为泽国,城垣多处被冲毁。元初,汝南王张柔率山前八军戍亳,重筑亳州城垣。明洪武初,筑土城,设衙署。1435年(宣德十年),将土城改建为砖城,使亳州城更加坚固,城垣高二丈五尺,基宽九尺,周长九里三十步。外有护城河,内有城壕,深各一丈,有桥通之,因城形如卧牛,故名“卧牛城”。1498年(明弘治十一年),知州刘宁增修城楼、角楼各四个、城铺楼五十四个。四个城楼直线对称,下有拱券门和扭头门。明、清时期,随着商业的发展繁荣,商业人口在城内居住不下,就在北关区居住,虽无城墙防御,但每条街巷口的两头都建有栅栏门,防毛贼强盗,而涡北则是贫民居住区。城区逐渐形成城里、北关、河北三个部分,形式与武汉三镇略同。清朝期间的1735年——1822年,前后八十多年中对城墙进行了四次大的修建。

有了牢固的城防,才能确保一方的平安。但亳州建城三千多年来,在城头上,经历了数不清的攻打城垣的战斗,无数次地火焚炮轰,又无数次地修缮维护,老城墙依然雄居于黄淮大地,声振中原八百里。我曾为《亳州老街胜景图》的巨幅长卷撰过一篇赋,赋中说道 :

古都亳城,文明胜地。成汤王六百年基业之滥觞,曹孟德三分天鼎立之霸迹。涡水之滨,右丞相伊尹定亳为都;纪前千年,周武王筑墙始有焦邑。汝南王张柔率山前八军,御敌坚阵,知州府刘宁修城楼四座,巍峨耸立。盛唐时为天下十望州,鹊名黄淮;明清际称繁华小南京,享誉千里。境大货穰,富甲一方,此乃富饶昌明,笙箫歌舞金玉乡;人烟辐凑,物业丰阜,正是兵家觊觎、你争我夺逐鹿地。

建国前夕,亳州城垣、砖圩尚基本完整,城区面积约4.5平方公里。二十世纪50年代初,城垣砖圩逐渐被当地居民自行拆毁。1956年,平整北面城垣,建为和平路。之后,其他城垣、砖土圩相继铲平作他用,原来的城墙变成了现今亳州城的内环路。记得大约1968年吧,我在上小学二年级时,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经常肩扛小抓钩,手挎小粪筐,“高高兴兴地”参加扒城墙的“义务劳动”。

大隅首,亳州城的至高点。有人说,它与蚌埠的小山头一般高。它的高是人工所为,你站在大隅首环顾一周,能直接看到四个城门楼。古时,城市四门是城池安危的信号灯、消息树,敌军是否攻城,城头是否易帜,干系重大,所以在大隅首垒土筑台的用意正在于此。大隅首的地下,还是地下运兵道的中心枢纽,从这里向外,有四条地下通道直通四个城门而去,这种全国唯一现存的古代运兵的军事设施,是地面上看不出来的,我推测,这种地下道与地面上直通四门的大道的相重合、呼应,其中有军事上进攻和防御的综合的考虑:若城内有变,可从地下道中向四个城门援兵,还可从地道中撤出城外,而这些兵力的调动,从地面是根本看不到的,是兵不厌诈军事思想的具体体现。后来,这一做法在抗日战争中的河北省的冉庄,再次得到了生动的体现,让日本鬼子吃尽了苦头。这一想法是何人所为?我认为有可能是曹操的发明专利,当年,曹操在攻打宛城的战斗中就曾运用过挖地道的战术。似曹操这么精明的军事家,料想他是能想到这一手的。同时我又想起另外一个人,这就是元朝的张柔。汝南王张柔统率的山前八军在建筑亳州城池上是立过大功的。就像万里长城不是秦始皇一人所修,历代都有人反复在重修,而地下运兵道也应是如此,曹操以后也定有人不断在修葺、重建。

城墙的坍塌对于亳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面貌而言是个巨大的损失,城池的外壳破碎了,城中的古建筑也难逃厄运。亳州地处商楚文化交汇、融合的地带,清代时,城内还保存有风云雷雨坛、先农坛、东岳庙、雷神庙、水神庙等等,都是这种交汇的遗迹。据说亳州最繁华时,城内有规模的楼堂庙宇达千处,这样一算,要是能保留下来该远远胜过现今的山西的平遥古城了。不过,一个城市总得发展,一个城市的兴衰是由它当时所处的历史环境决定的,我们无力管住古人,但我们能管住自己,时代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不再是兵燹匪祸连年不绝的大好环境,所以,亳州城在我们手里应该保护好、建设好。

城墙高耸,亭台矗立,是三千七百年前在这里就曾经达到的高度,是亳州的发轫,是这座城市的象征,是先人们的期盼,也是现在亳州人的共同愿望。巍巍亳州城,是每当我在外思乡时心中升起的一座雄伟的雕像,是辉映在夕阳里飞檐耸天的诗化意念。每逢我经过北门口仰望它那高大城楼巍峨的丰姿时,胸中总要回荡起那城头上空兵刃的铿锵,震天的呐喊。但喊杀声毕竟要远去,战火和硝烟也终将散尽,余下留给我们的,就是要将这座城市保护好、建设好。

“辉煌灿烂一页悄然翻过,羞辱灾难噩梦随风远去。低首沉思,青石板上空余音;仰面长叹,涡水拍岸涛声急。谯望楼头,望星稀月淡,幽思怀古;拦马墙边,抚断壁残垣,嘘唏难抑。

俱往矣,历史翻开新篇章,空有叹喟误征期。建功立业直可追,光复辉煌莫沉吟。”(《亳州老街胜景图》之《亳城赋》)

 

2007723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