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酒 话
[ 2009-3-2 21:03:00 | By: 佘树民 ]
 

 

今儿个可真是喝高了。

问咋高的?谁这么不讲意思猛灌的?哈,自个灌的,自个把自己给灌了。

今天不是下午开始下雪了嘛,2009 年的真正第一场雪,此雪来得稍晚点。真冷!晚上回到家中,就一个人,清锅冷灶的。这时媳妇打来电话了,说晚上在乡下检查,管吃,回不来做晚饭了。老娘昨天刚外出的,上我大姐家去了,80岁的人了,你五十年的饭都给我做了,哪在乎今天一顿!?好吧,今天该咱露一小手了!给谁露?给自己露!

整酒吗?天冷,下雪,独身一人,喝酒的几要素都千载难逢地喜相逢了,当然整!可劲地整!

油炸花生米!放油,放生花生米,打点提前量,别等看着老了再铲出来,那时就真要老了——咱不外行吧?

有金华火腿,蒸熟过的,一切,又一样。

麻叶,抓出来往盘中一放,又一样。

对了,还有牛肉,一切又一样。几样了?四样了啊!别超标了啊!哦,这是在家里呀,我倒忘了。那既然在家里就可劲整!我的天,还有好多剩菜呢,看看能不能循环经济。哦,盘子里有粉皮,那就来个大蒜焖粉皮,在大街上常闻那大蒜炒凉粉的香,今天总“蒜”吃上了!几样菜了?你现在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当初知道,现在算不过来了。

上酒来!服务员半天没来。哦,这是在家里。那就自己去拿酒。

你看这小日子过的!你孔夫子说“君子远庖厨”,你见厨房躲得远远的能知道这里面的乐趣嘛!你要今天来这里,我真得好好跟你掰扯掰扯。还有经常做饭的媳妇,天天觉得做饭没意思,能没意思吗?想吃什么就做什么,看见什么好吃,就炒什么。其乐也融融,其菜也香香,其酒也熏熏,其情也陶陶。想当年,我下放时,哦,那时才 17岁。那时,我一边烧火,一边去井台打水,一边上麦场上拾柴禾,还一边撅腚吹火;锅上面,我一边擀面条子,一边到地里拔葱,一边下面条子,唉!不说了,喝酒!

    乖乖,这人活着真不容易,一顿饭就忙成这个样,这一天三顿,一年就是360天×3,这几十年下来怎么得了?人啊,活在世上就是老天爷安排来忙的,即活着就不能怕麻烦怕忙。什么时候不忙呢?那就是死了,八宝伸腿瞪眼完,所以,才真正“安息”。不行,酒有点整猛了,你们也不拦着点。酒这个东西,怎么形容它呢?它就是个钥匙,打开心锁的钥匙。平时,见同事说恭维话,见领导说巴结话,见朋友说牛逼话,其实没一样是心里话。可一喝酒,钥匙一拧,“叭嗒”一声心锁打开了,让忙碌一天的心放出来遛达了,透透气。你听这心脏咚咚的,就说明心正在高兴着呢。这钥匙要是被坏人偷走了,就会打开锁,让罪恶的念头放出去作祟,像打开潘多拉宝盒一样;这钥匙要是被诗人偷了去,就该激情澎湃胡咧咧了;要是被小公务员拿了去,就该酒后吹与哪位高官铁哥们儿合穿一条裤子了。

头晕!不想再写了。人为什么要喝酒?因为天天太清醒了,清醒得可怕。你要是太清醒了,目光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寒光逼人,恐怕没人愿接触你了,你穿着衣裳他能透过衣裳看见你的皮肤,透过皮肤看见你的骨骼,看到你心底最隐密的一层,那你就没法在世上生存了。所以得自个把自个整懵了,没别人整,自个也得硬整。为了自己,也同时为了他人自在地尊严地活着。

 

 
 
 
Re:酒 话
[ 2009-7-29 12:28:32 | By: fishnodress ]
 
fishnodress无酒学佛,有酒学仙;佳兰堪脍,秋菊可餐;阅尽沧桑时,坐看云起云落,一掬明月,两袖清风,且任先生浩饮狂吟,寄蜉蝣天地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