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凌长风:一个抗日老兵的生死恋(转贴)
[ 2007-1-16 14:00:00 | By: 佘树民 ]
 
                                                     凌长风:一个抗日老兵的生死恋
                 
                                                                                                          张武之、杜振华

□他一生四次负伤,至今还有一个弹片未取出
□他十六年默默拾荒
□他为了一句话,等了她一辈子……

    在市区新华北路,常常有一位年过八旬的拾荒者,一只手拎着垃圾袋,另一只手拿着带钉的小棒,不停的捡拾着路边一片又一片的废纸。他左眼失明,左腿跛行,衣着朴素。谁能相信他曾是一位出生入死,南征北战的老八路,且历经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半生都在枪林弹雨中度过,他就是凌长风,原名凌百文,谯城区芦庙镇袁庄行政村刘营自然村人。

    十六年拾荒无怨悔

    认识凌老是在1990年春天,我发现在学校的教室里、操场边、倒垃圾的大坑处,总有一位老者,一瘸一拐的在那里拾破烂,衣袋内装个小收音机。有位学生告诉我说,老师,你不在班时,他就到班里给我们讲革命故事。后来,我就主动让他给学生讲,我站在一边听,生动的故事打动了每位同学,他用他的亲身经历和感悟,给学生上了一堂又一堂革命传统课。
    有一天,凌老换上了一双新军用球鞋,我问,你的那双破军鞋呢?他说在家呢。我特地到了他家,让我惊讶的是,他家中除了一张床,一口锅,连个小桌子也没有,床头有个不能再破的军用皮箱,是转业时部队送的。当我拎着那双鞋子,告诉同学们凌老竟穿了十年时,班里许多孩子流下了眼泪。我大声地告诉同学,孩子们,这世上还活着一种精神!
    从此,同学们自觉地把用过的草稿纸、塑料袋,放进凌老的垃圾袋里,要是因为天气不好,他没来,孩子们总是放好等他。
    从今年3月28日,孩子们清晰的记得,从那一天起,再也看不到凌老了,一股从心底涌来的惆怅袭遍了全班、全校。我多方打听,才知,他自己到市三圣庙找了一家阳光老年寄宿所,并在那里落了户。老人今年87岁了,孤身一人,身体不便,是该有人照顾了。
    我见到他时的第一句话是:凌老,你怎么不辞而别,孩子们都很想你!他爽朗地答道:我以前在特务连时就是来无影,去无踪。我老了,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不想给孩子们留下悲伤!
    凌老,你还是再给我讲一讲你过去打鬼子的事吧!当我说明了来意时,他倒拘谨起来。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可说的。不!凌老,有一种精神应该永恒,那就是你的追求。在我的再三要求下,我们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采访。

    黑夜离家为活命

    爹在我12岁时,患痨病死了。娘领着我和两个姐姐,一个妹妹生活。那时国统区,可谓民不聊生,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家中实在过不下去,娘除了天天流泪,再没有别的办法。
    1936年农历二月二刚过,娘把我叫到面前说,孩子逃个活命去吧。
    一天夜里,我只身一人,向北讨饭去了,快到年底的时候,我从河南商丘摸到了西安北,现在记不清是一个什么山村了,被五、六个穿便衣的人给拦住了,问:小伙子,当不当兵?我们是老百姓的兵,打鬼子的。我问:你们管不管我吃饭?管你吃,还管你穿衣。我干!后来我在山里训练了三个月,才知道那天拦我的高个子,叫李志刚,是我后来的班长。后来,因为我勇敢,年龄又小,不怕死,要饭出身,把我编入了王震将军的特殊训练班,现在叫特务营。先是天天给我讲革命道理,后来进行实战训练。训练的内容是,没星星,没月亮的黑夜,要能辨别东西南北。白天看太阳,晚上看星星,要能知道是几点钟,训练身背东西能翻山越岭,李志刚还亲自教我摔跤,教我说各地方的方言。说着凌老给我学起了陕北、河南、山东好几个地方的土语,搞得在场的同志都笑了。
    这一年我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直到1958年我转业到新疆建设军团建筑公司。1968年我回到了阔别32年的老家,到家时,听知情人说,我娘1941年就病死了。大婶领着我到村北找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娘的坟。两个姐姐也都死了,只有一个老妹还在。

    恶战中条山

    我在特务连,因为机灵,跑得快,记忆力好,胆大不怕死而闻名。首长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长风。其实我叫凌百文。一有大的战斗,我们连常常是打头阵,负责摸清阵地的路线和敌人的分布情况。一次,我和小李(现在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是湖南人。)接受了一项任务,对临汾的敌人驻军进行一次摸底,就是侦察。任务完成后,快出城了,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我俩一前一后,可我出了门一扭头,就见小李让日军给扣住了。我上前也救不了他,只好离开。第二天,就听说,他被敌人活埋了。我到现在都能记住最后和小李分手的时候,他把礼帽戴在我头上时的情景。
    大概是1941年7月,部队突然接到命令,说日军的一个机械化团约有1500人,正向山西晋城北中条山袭来,我军先派一个班前去侦察。同时,一个营的八路军,约500人,紧随我们之后,阻击敌人南犯。当时,班长李志刚带我和另外七个同志去侦察情况。刚到中条山山脚下,还未来得及察看,敌人就已上来了。我所在的班和大部队一起参加了战斗。日军司令官叫曹野,疯狂得很,一看遇到了阻击,以为是游击队,随即固守了阵地,架好了钢炮。随后是两天两夜的恶战。日军死伤惨重,曹野想撤。我军首长下令,要紧紧咬住敌人。我们主要采用的战术是打伏击。正打得高兴,突然一发子弹,从我的腰上穿了过去,当时,我就昏了过去。后来才知道,此次战役杀死敌人400多人,伤敌120多人。我军也牺牲了100多位战士。我被运到了临汾北面一个山沟里的临时医院,我也记不清是什么地方,也不让问是什么地方。
    一个叫素芬的姑娘,天天给我擦洗,她也是刚到部队的,是卫生员。一个多月,都是她给我擦洗、换药、喂饭。空闲时,我就问,素芬,打仗你怕不怕?素芬说,不怕。从她叙述中得知,她爹就是让鬼子杀死的,她娘吓疯了。她独自从晋北逃了出来。我治了大约有50天,医院转移了三个地方,才治好。出院那天,是一个不知名的上级首长来接我们上战场的,我们一共出院50多人。我走时素芬只给我说了一句话:等到解放了,你来接俺。她就说了这一句话,我就走了。
    素芬哪里知道,就这一句话,凌老等了她一辈子。

    血战台儿庄

    可能会有人说,谁不知道台儿庄战役是国民党李宗仁部与日军的一次大会战。可好多人不知道,当时台儿庄会战,八路军也有一万多人参战,当时是一个师的兵力。战斗异常激烈,晚上,国民党宋占元部,一个师的兵力是8点钟投进去的,10点时就全战死了。我们围住了敌人三个机械化师,约有六万人。八路军的任务是在台儿庄北阻击有可能来自枣庄方向的日军,并负责阻断敌人北逃的路线。
    战场上,敌我尸体一个挨一个,整个山沟全是的,绵延20多里。战斗进行到第二天的时候,我被日军飞来的炮弹击中了左腿,才被抬下了战场;后被迅速转移到了济宁南一个靠水的村子中治疗,现在才知道是微山湖地区。这次战斗,有一个弹片打入骨头内,因太深到现在也没取出。
    第二次伤养好后,还是一直在特务连,做侦察工作。在淮海战役时,我的团长叫李楷时,大个子。我所在的团和兄弟部队刚把敌人围住,三天两夜没合眼,首长接到命令说,可以进庄休息一下。战士们倒在墙角就睡了。天亮起来,我背上竟压死了一条蝎子,身上蜇了三处,竟不知道。
    战斗是在夜里打的。一发炮弹落在了离我很近的地方,我的眼睛全部崩进了土,左眼被震得出血,当时什么也看不见了。上世纪50年代初,又回到了王震的部队。我第一次参军就是在王将军的部队,在阿尔泰靠近苏联的边界驻防,现在又回到了老部队。1950年8月,我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没有通过,1951年转入新疆建设兵团下属建筑公司。1958年因为腿疾加重和左眼全部失明而离休。1968年申请返回亳州老家。

    枪林弹雨寻知音

    当我问起,凌老你为什么还不结婚时,老人突然间泪流满面,悲痛不止。孩子,你知道吗?我看到太多的战友从我身边走了,有多少人,我也说不清了。每一次都是一次揪心。我也一生负了四次伤,至今尚有一个弹片未取出。全国解放后,我到处打听素芬的下落,自中条山一战,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后来是我的政委李楷时,知道了我找素芬的事,告诉我说,素芬在山西运城北的一次战斗救护中负了重伤,死前还呼喊着我的名字,要我一定把她接回家。几十年,我都在等待着她,我知道素芬那句话,是发自内心的。我循着政委指的路线,找到了那次战役的旧址,在山下给素芬筑了一个小坟。我知道她牺牲了,就像我的许许多多的战友一样。我总以为她没有死。她当年给我擦洗伤口的认真劲,到现在都如昨日一样清晰。我答应她,我等着她。等到我死了,我还想把我的尸体和素芬葬在一起,告诉她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是她和牺牲的战友用鲜血换来的。
    凌老那两行浑浊的泪,浸过脸颊边一道又一道如沟壑般的皱纹,滴湿了衣襟……我苦苦盼着解放,盼着能和素芬一起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没想到她为民族而献身了。

    年年驱车祭忠魂

    如今凌老仍孤身一人,87岁了。年年他总要到自己战友牺牲的中条山,去纪念他们。有时到临汾烈士陵园,有时到晋城烈士陵园。但总忘不了到中条山北100多公里处,素芬的坟前烧刀纸。年年如此,祭奠着这些为国捐躯的英魂!
如今凌老觉得自己渐渐不行了,他就把自己从新疆军区寄来的每月580元,用来照顾    80多岁的妹妹,自己则搬进了市区一家老年寄宿所,仍坚持到外面去拾荒。我在市区新华北路曾碰到过他多次。有一次是在灵津渡大桥的人行道边,是上午,天正热。我问他,你为什么不乘个凉。他笑着说:孩子,这叫阳光浴。凌老硬朗得很,还是那样幽默,如今他又给公寓里的老友们担当起了义务天气预报员。
    凌老,像你这样的功臣,如果给政府打声招呼,完全可能得到比这更好的照顾?可凌老说:我不需要什么了?我不是像董存瑞、黄继光这些英雄,给国家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没有值得向国家伸手的理由!
    要说没向国家伸过手也是假的。14年前,大约是1992年,我妹妹病得厉害,新疆建设兵团还没把当月的钱寄来,我找到了原亳州市民政局,当时是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我。问,老同志你用多少?我说:用300元。我妹妹的病治好了,只花了200元。后来,凌老竟三次到民政局退还未用完的100元钱,均被婉拒。
    人的一生多种多样,有的默默无闻,有的轰轰烈烈,有的激昂悲壮,有的充满坎坷……凌老你是哪一种呢?凌老说:“我都不是,我是一个普通人,人生充其量不过百年,但要为信仰活着。我再给你重复一遍我常说的一句话:党叫干啥就干啥!这就是我的人生。”

 
 
  • 标签:亳州人物 
  •  
    Re:凌长风:一个抗日老兵的生死恋(转贴)
    [ 2007-1-26 13:11:50 | By: 爱你(游客) ]
     
    爱你(游客)当时在亳州报上发表时我看到就流泪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凌长风:一个抗日老兵的生死恋(转贴)
    [ 2007-2-6 23:15:58 | By: 55555(游客) ]
     
    55555(游客)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凌长风:一个抗日老兵的生死恋(转贴)
    [ 2007-9-8 13:58:39 | By: 追逐风筝的人(游客) ]
     
    追逐风筝的人(游客)我想,这样朴实无华的爱国精神更值得我们去颂扬,有时间会带孩子去拜访老人家,在重温那战火纷飞年代的动人故事.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