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阳光不太灿烂的日子里
[ 2010-7-16 10:52:00 | By: 佘树民 ]
 

 

阳光不太灿烂的日子里

 

                            

亳州一中建校一百周年了,应该写点文字以记之。我总共在一中上了三年学。上了三年学,并不等于读了三年书。因为那时我赶上的不是个读书的年代:1974年初——1976年底。

其实,那几年在哪上学都一样,无论城乡学校,进去看看,尽是些是缺腿的桌椅,没玻璃的窗户,坑坑洼洼不怎么黑的黑板,没秩序的教学秩序,台下一群没学生规矩的淘气学生,台上一位失去师道尊严的老师。我是在该上初三时转入一中的,在以前的那个学校,正赶上什么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回潮”,学校挺卖力抓教学的,老师也抓得紧,学习风气算不错,那两年,我实打实地念过两年书。到了一中以后,情况突变,再也不是以前的学习氛围了(此时,我以前的那所学校也学风大转,乱作一团了)。我坐在最后排,一屋子共70多个学生,黑板上的字我架望远镜看也看不见,老师讲话戴助听器也听不见。后几排的同学都是男生,年龄都平均比我大34岁,都是不爱学习的老油条,都是下放不够年龄,暂时又找不着工作的主儿。这些人家庭都比较困难,父母都是在街道上耍八股子绳的(没正经职业的)。不过,这帮兄弟,个个义气,有烟大家抽,有酒大家喝,在课堂上也相互敬烟,呛得老师光咳嗽。到了篮球场上,也都是我的好球友,打起球来不要命,我们自嘲说,“销掉户口来的”。

好像在初三的下学期,北京出来个反潮流的黄帅,给我们正面顶撞老师撑腰壮胆,后来,好像是河南省又出了个女学生,打出了“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照做接班人”的旗帜,再后来,辽宁出了个理直气壮交白卷的张铁生,这下子热闹了!潮流一下子给顶回去了,形成了倒灌,中国教育陷入了灭顶之灾,中国之大,再也放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了。那时,并不是学校不想教学生,而是下功夫教了,上面会怪责你执行的是一整套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出力不讨好,何苦呢;学生也并不是不想学习,而是即使学好了还不是下放农村当农民打坷垃一条路?有门路的提前当兵走了,农村有熟人的,也提前下放走了,以便早下放早招工回城。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一部分同学愿意好好读书,也受大环境影响而难以学下去;而作为老师呢?谁不愿教好自己的书呢,可是,那时取消了大学考试,毕业即是失业,教得再好也没升学率,更没奖金和外出旅游。这样,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教育环境就这样一天天坏了下去。

课堂上,学生们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可以随便下位子,可以随便搞恶作剧,欺负弱小同学。我虽年龄小,但体质不弱,参加了学校的运动队,每天书包里背着跑鞋,天天活跃在运动操场上,没人敢欺负我。至于念书,我在学校里从没安心听过课,老师教的什么,也记不心里去。但我有我自己的学习方法,那就是在家中,我拚命看课外书籍,经常是一读一个通宵,四大名著,巴尔扎克,德国古典哲学,凡是能找到的书,一定翻个遍,兼收并蓄,囫囵吞枣,一知半解,似懂非懂。到了学校里,我是来散心来了,我是来锻炼身体来了,我是来胡打闹来了。说起读书,我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一位农村的学生,每到下课时间就抱着本手抄本在读,我开始以为是《一双软底绣花鞋》《少女之心》之类,一翻,原来是《林海雪原》,他说,因为没钱买书,这样的书,再如《青春之歌》《红岩》等,他总共手抄了十几部书呢。这件事给我印象最深,我想,他能没书抄书读,而我家中藏有这么多的书,为什么不去好好读书呢。我下放之后,能够考入大学,就在于我在那个荒堂的年代还存在一点求知欲。更为荒堂的是,我在一中的三年里,没参加过一次考试。没有丝毫考试的经验,弄得我面对高考试卷,纵是胸有千言,却不知从何下笔。

初三时,班级名称叫什么连,什么排,军事建制,按这样说,校长该叫纵队司令了吧,可是那时成立了校革委会,叫主任,学校还成立了工宣队,工人师傅进驻了学校。到了高一(上高中不是考的,是大家投票推荐的),又改成了学院制,分了什么中文班,农医班,文艺班,农机班,还有体育班,就像大学的系,想过过大学瘾。我想,那时学校也是很实际的想法,不是毕业就下放嘛,学学柴油机,到农村就可以开拖拉机,学点医,下去就能干赤脚医生,比ABC实用多了。我分别转了三个系,中文、文艺和体育。这三个方面,直到目前我还是比较喜欢的专业,为此,我得感谢学校的良苦用心。那时,学校的课外生活还是很多的,什么到农场劳动,帮生产队麦收,学工学军,假期看校,参加各种大批判,批宋江,批右倾翻案风,学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反正,只要不叫上文化课,一切都好说。这是在校内,在校外,业余生活就更丰富了,暑假期间给建筑工地拎泥兜子,砸砖渣,卖冰棒,下河逮鱼游泳,上学路上顺便偷菜(不在网上)。

那时不知道什么叫虚度光阴,不知道什么叫远大理想,就知道一心地玩耍,日子就这么在手中悄悄地滑走。我上高二那年,国家遭了大难,周总理、朱德委员长和毛主席三个伟人相继去世,,中间又经历了天安门广场事件,唐山大地震,等到刚刚抓住了祸国殃民的四人帮,我们也没时间等待拨乱反正了,就一车拉到广阔天地炼红心去了。回头想想,那个年代,我们失去得太多,我们迷惘过,苦闷过,也思考过,也期盼过,但横在前面的没有什么光明的大道,只有插队农村一条路。但有一点,所幸我们没有丝毫感觉到学习的压力,每天的心情倒也不觉紧张。此时我将那段时光概括为“阳光不太灿烂的日子里”。说灿烂,指的是少年的无忧无虑,说不太灿烂,是错过了学习的最佳年龄,虚掷了大好光阴。说起来我也是高中毕业,其间,就学过半年的英语,一年的物理,一年的化学,两年的数学。玩耍的天性得以施放了,性情张狂了,可是,走出校门以后,哪还有再回头补课的机会呢?到了大学之后,我硬拉强拽才把数学和英语这一门补上,而今,再想学物理化学,已是妄想了。恢复高考以后,我从农村返回一中补习,所幸,我那一代虽然都给耽误了,可我毕竟肚里装了许多杂书,算是蒙进了大学,而其他人呢?据我所知,1978年的高考,全亳县考上大学文科的不到20人,一中还算不错,考上了八九个呢。

这几年是亳州一中败走麦城的几年。不知是因为一中沾了我的晦气,还是我和我的一中沾了那个年代的晦气。作为一个历尽沧桑的百年老校,几度磨难,几度辉煌,这才是百年老校的历练和资本,魅力和风采。我和我的同学们共同见证了她的痛楚和困苦,共同走过这段艰难和辛酸,共同度过了这一混乱年月。混乱的年月,糟乱的往事,弄得我回忆起来也是杂乱无章,不知该说哪头。但是,患难见真情,我与一中母校的感情不比任何人差,这里珍藏着我的整个少年时代的记忆。另外,我夫人和我儿子,也都是从一中毕业,都是一中的校友,我代表一家三口向母校一中献上心中最真诚的祝福!

 
 
 
Re:阳光不太灿烂的日子里
[ 2010-7-19 10:47:20 | By: bz(游客) ]
 
bz(游客)真的希望在校同学们都了解下当时的情况,以更加珍惜现在美好的光阴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