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远逝的大杂院
[ 2007-2-15 20:05:00 | By: 佘树民 ]
 

远逝的大杂院

 

大杂院离我们很远,又似乎很近。说它远,几乎好多年都没想起过它的影子,像是多年前的一阵大风,把它刮得不知所向;说它近,一旦想起它,闭起眼睛,所有的往事就能立即来到你的面前。

大杂院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当城市人口急剧膨胀而城市住宅增长跟不上人口增加速度时,人们的居住空间就要被压缩,就不允许家家打院墙,十几家、几十家,就像压缩饼干似的,被挤压在一个大院子里,这种居落密布的格局形成了大杂院,俨然成了一个封闭的小社会。以前人们称它为大杂院,其实用现在的说话,它就是一个社区,比社区还社区的社区。我的童年几乎都是与大杂院联系在一起的。从我记事起到改革开放的二十年里,总是在搬家,不知搬了好多次家,记忆中,但无论搬在哪里,都离不开大杂院

大杂院是什么呢?对于我来说,在我的记忆中,它是老头老太太闲暇时享受的懒洋洋的冬日暖阳,它是夏夜里偷听大人给刚冲罢澡的孩子们讲故事的眨眼繁星;它是傍晚时挂在树梢上看男孩女孩做游戏时的一弯明月。它是满地跑的觅食的鸡,睡懒觉的大黄猫,还有屋顶上咕咕叫的鸽子;它是天今涌进我家,明天跑到你家,三五成群的孩子们的嬉闹声;它是每日不断的七行八作的做小买卖人的叫卖声;它是邻居家的小两口经常的吵骂声,是做饭时勺把碰锅沿儿的叮铛声……

那时,一家做饺子几家人能尝鲜,一户人家改善生活,关系好的几户也能打牙祭。由于门与门挨得都很近,炒菜时的香味能飘散至好几家。我记得小时,听见对门的一家乒乒啪啪剁肉馅子,心里直发痒,待到邻居家的饺子盛进碗里,闻到了饺子香,内心里更是馋得不得了,恨不得从嗓子里伸出一只手来,转身向妈妈大声哭闹着要吃饺子,声音惊动了对面邻居,不一会他们就端着送过来一碗热腾腾的饺子。饺子的确好香,我没蘸香醋蒜汁就吃光了。蘸的是妈妈斥责的目光。

童年总是与游戏联系在一起的。大杂院是孩子们玩耍的天堂,前院的,后院的,对门的,隔壁的,只要年龄相仿,就能玩在一处。只要是不上学,就像粘上黏胶一般掰都掰不开。那时的孩子爱疯,家中蹲不住,晚上又没电视可看,就整晚整晚地在外面耍,捉迷藏能跑好几条街。

大杂院里人们也容易吵架,鸡啦狗啦小孩子啦,晒东西借东西,滴水啦遮阳啦拦路啦,这些琐碎小事很容易引起矛盾摩擦,但是除了个别家庭互不来往以外,还是互帮互助的多,相互照应的多,东西可以随意借着使,酱油鸡蛋随借随使,还不还的,都不搁在意上。大杂院里很少听说进小偷的,小偷不敢来,不上班的大妈大婶,见个生人就盘问,别说是做贼心虚的小偷小摸了。

文革初期,亳州人根据当地的大杂院的事,写了本小说《向阳院的故事》,后来改编成一部同名电影在全国播放,全国不少地方还纷纷建立了向阳院。

到了文革后期,有些人家开始打起了院墙。但是,如果是国家干部带头建的,就得批判你,说你搞小庭院建设。改革开放后,大家都纷纷打起了墙,刹出个小院。为什么手中刚有了一点点钱,就又是独门独院,又是防盗窗防盗门的呢?怕什么呢?怕露富?怕人嫉妒,还是怕我要你家的饺子吃?

走了欧洲几个国家,很少见到有院墙的,就连凡尔赛宫也没墙头。大杂院渐渐绝迹了,住平房的都有了自己的院落,住楼房的虽没墙头,但也是一进家门,“咣当”一声再也不出屋了。可是从人类文明的发展史来看,墙头定会随着社会的进步逐渐消失,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但是有形的墙能拆除,而无形的心墙呢?                 
                               2007.2.14

 

 
 
  • 标签:亳州历史文化 
  •  
    Re:远逝的大杂院
    [ 2007-4-1 0:42:04 | By: 麦克(游客) ]
     
    麦克(游客)很有感慨,我的童年就是大杂院中度过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时 间 记 忆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评 论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专 题 分 类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日 志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最 新 留 言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中国亳州网_汤都博客欢迎你


     
    Powered by Oblog.